“在哪?”

鹤覃不疑有他,来到聂云跟前,满脸疑惑。

“在这!”

聂云随手指了个方向,突然出手!

轰隆!

翻动的手掌中,一条藤蔓蜿蜒而出,瞬间将鹤覃笼罩。

“你……”

还没来得及说话,藤蔓就沿着他的喉咙穿了过去,将其刺穿。

滋滋滋滋!

一阵冰雪融化的声音,鹤覃瞳孔睁得滚圆,动弹都来不及,就被天心藤吞噬干净,美美饱餐一顿。

呼!

天心藤收走,聂云松了口气。

鹤覃两千七百三十条大道的实力,比他要强不少,偷袭一旦出现纰漏,就有可能让计划全盘皆输,但这种机会,杀一个算一个,不将其击杀,后来肯定造成威胁。

咕咕咕咕!

将鹤覃体内的力量吞噬干净,天心藤像是吃到大补之物,满意的藤蔓舞动,呼呼撕裂空气。

之前它不过两千七百条大道实力,而现在又蔓延出几根藤蔓,实力再进一步,虽然没达到两千三百条,却也差不多了。

“收!”

将藤蔓收入身体,聂云猛地在胸口一拍,鲜血吐出,横躺在地,一声惨呼。

齐天岭只能限制精神力、视线范围,却不能限制声音,他的声音尖锐鸣响,立刻传播开来。

嗖嗖嗖!

眨眼功夫,走在前面的仇天等人出现在,看到已经变成干尸的鹤覃,躺在地上重伤的“纪夜”,瞳孔一缩。

“怎么了?”

几步来到聂云跟前,手指在他身上轻轻一搭,一股力量涌入身体。

在这股力量滋润下,聂云顿时感到伤势好转许多。

虽然不是木生大道,却和其效果相仿,带着治疗伤势的效果。

“有人偷袭,鹤覃师兄已经被杀了……”聂云咬牙道。

“可恶……”

虽然早就猜到,听到说出来,仇天还是怒火中烧,双眼带着冰冷寒意,似乎随时都会撕裂空间。

“是谁动的手……”

秦涛走过来。

“我没看清……”聂云道。

“不用想,肯定是庆鸿,除了他,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让鹤覃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就将其击杀!”

仇天恨意如潮,突然仰天大吼:“庆鸿,如果有本事,你就出来,别藏头露面,装神弄鬼!”

“过来?你当我傻啊,有本事过来杀我,放心吧,我会将你们全都击杀,一个不剩……嘿嘿,如果把你们全都杀了,然后再说是归墟海强者动的手,你们觉得会发生什么情况,哈哈……”

庆鸿的声音在迷雾深处响了起来。

“好狠毒的心机!”

仇天、秦涛全都脸色一变。

之前他们见庆鸿偷走玉牌,只以为他想吃独食,让他们难堪,现在看来,对方的计划,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如果真将他们全都杀了,死无对证,没人知道是谁动的手,筹备妥当的话,嫁祸到归墟海身上,必定引起万仞山、十秋岭的反弹。

到时候他在装模作样的弄出痕迹,说已将归墟海的人杀了替众人报仇了,不但不会受到惩罚,弄不好还会因此获得嘉奖。

这个计谋一环扣一环,真要施展好了,绝对能瞒过不少人!

“追!大家千万别掉队!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停下!”

同时明白这点,仇天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咬牙,再次吩咐一声,笔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聂云装作伤势恢复的样子,也跟在众人身后。

这次有了二人的交代,再想偷袭出手,恐怕有些困难了,不过,他也有耐心,并不着急。

众人在聂云分身的带领下,越走越远,距离真正庆鸿的方向也越来越近。

这一段路,为了防止不被发现,聂云并未着急出手,而是悄悄观察。

虽然现在是同仇敌忾,但万仞山和十秋岭的众人还是带着隔膜,相互提防。

“就在前面……”

走了接近大半天时间,聂云分身终于看到了庆鸿等人,身体一晃,钻入地下,藏进天玄殿。

他消失的动作虽然很小,却也引起了庆鸿的注意,急忙转头,立刻看到了仇天、秦涛等人。

“难怪敢如此嚣张,偷我的东西,原来和仇天在一起……”

看到他们,庆鸿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他的迷天旗、所有玉牌都被“秦涛”偷走,正在寻找对方,找了这么长时间都看不见人影,现在光明正大出来,原来已经找到了“帮手”。

“对付一个秦涛或许还行,加上一个仇天,肯定吃亏,这样冲过去,一到被夹击,失败的肯定是我……”

心中恨意如潮,却并不鲁莽,手腕一翻,取出一连串阵旗,手掌一抖,化作数道光芒向周围插了过去。

八荒玲珑阵!

虽然赶不上之前的迷天阵,却也能让对方受限,实力大损。

刚布置好羞羞妹官网,就看到仇天等人已经来到跟前。

呼!

庆鸿带着断天涯剩下的九个人迎了过来。

“庆鸿,你舍得出来吗?我当能弄出什么埋伏,原来是这些废物……”

见庆鸿不在逃避,出现在面前,仇天冷笑。

之前庆鸿一直逃走,他们觉得对方肯定在不知什么陷阱,让他们钻进去,现在看来,就是带了这些废物!

这些人在归墟海,或许都有不弱于嵇玄的实力,但在仇天眼中,并不算什么。

“仇天,这是我和秦涛的事,和你无关,你现在离开,我庆鸿感激大恩,来日必报!”

没想到秦涛没说话,仇天反倒带着如此浓烈的恨意,庆鸿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强忍住怒意,哼道。

“来日必报?不用来日了,现在就报吧!”

听到这话,仇天还以为在对他进行嘲笑,哪还忍得住,咆哮声中,身体一纵窜了过来,手掌如钩,力量如刀,破空划出一道寒芒,对庆鸿撕扯而下。

“你疯了……”

见仇天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庆鸿一阵郁闷,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郁闷的时候,双掌翻舞迎了上来。

一动手聂云看清了庆鸿的实力,果然和仇天相差无几,也是两千七百六十条大道左右,幸亏之前没鲁莽出手,这种实力配合迷天旗,陷入其中,绝对九死一生。

轰!轰!轰!

两大高手一个含怒出手,一个被迫迎战,每个人的手段都千变万化,众彩纷呈,将宗门强者的优势完美施展出来。

“秦涛,你还不动手,难道真想看热闹吗?”

战斗数十招,仇天知道单凭他的实力,想杀对方,绝无可能,忍不住一声狂啸。

“庆鸿,要怪就怪你贪婪,今天就算死,也怨不得旁人!”

听到喊声,秦涛向前一步,也是凌空抓了过来。

他的掌力比仇天更加多变,还在空中就演变成阵法,笼罩下来。

“贪婪?你比我更贪婪,既然你们如此不要脸,不顾宗门约定,就给我死吧!”

见秦涛偷走的迷天旗,找来仇天,还说出如此无耻的话,庆鸿差点没活活气死,哇哇吼叫,手臂一阵,漫天阵旗飞舞,刚才布下的八荒玲珑阵完全运转开来。

轰隆!

巨雷般的声音从阵法中响起,数道闪电凭空出现,对仇天、庆涛射来过来。

噼啪!

二人毫无防备之下,被震得全身发麻,鲜血溢出。

“原来真正的杀手锏在这里,八荒玲珑阵,很好,不过,凭借这种阵法就想杀我们,做梦!”

仇天脸色狰狞,掌心已经多出一枚圆环,挡住雷电,劈空袭来。

巅峰混沌神兵,如意金环!

如意金环是他最强的兵器,之前和乱风兽战斗的时候,都没施展出来,此时大怒在顾忌不了太多事情,一动手猎猎作响,长空撕裂。rs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