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如同轰雷一般炸响,而且气势十分强大,现场每一个人都受到了影响,无论是动弹的还是不动弹的,都忍不住纷纷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回过头去看那个说话的人——

我也回过头去张望,发现一个身穿暗红色袈裟、瘦骨嶙峋的僧人正缓步走来,正是清凉寺的住持,玄慈大师!

玄慈大师的出现着实令我意外,其实之前在寺里的时候,我如果向他求助,他恐怕也会帮忙,但是此事涉及国家机密,所以我也没有多言。此时,在关键时刻,玄慈大师突然带着援兵登场,怎能让我不激动!

而且,他刚才称呼不净大师是孽徒,我这才想起不净大师的来历,据说是被某寺庙给赶出山来的,难道玄慈大师就是他曾经的师父?这么一来的话,还不是耗子遇上猫,只有等死的份儿么?!

玄慈大师一步步走来,步履坚定、眼神凌厉,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净大师,浑身散发出的气场更是可怕到了极点,使得现场所有人都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w ww.】

再反观不净大师,面色苍白、额头渗汗,口里喘着粗气,一张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两条腿也微微地打着摆子,情不自禁地慢慢往后退着,还真像是耗子遇见了猫。

突然出现的和尚们将现场团团围住,刚才打架的人也都不知所措地站着。转眼间,玄慈大师已经来到我的身前,先是低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狠狠瞪向不净大师,说孽徒,还不跪下?

不净大师浑身发抖,双膝一弯,当即就要跪下。但是猛地,他的腿又直了,硬着头皮说道:“玄慈,当初是你将我逐出山门,我已经不是你徒弟了,你凭什么还要让我跪下?!”

玄慈大师冷笑一声,说好,我本来想给你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也不客气了!说着,玄慈大师便扬起手来,准备号召四面的和尚们进攻。

而不净大师大叫了一声慢着,说玄慈,你可考虑清楚了,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你要是真敢多管这个闲事,我就烧了你的庙,砸了你的寺!

玄慈大师眯起眼睛,说不净,我当初收你入门的时候,便已看出你六根不净,所以才给你起了这个法号,望你能时时提醒自己、审鉴自身,可惜你后来做事越来越张狂,我才只好将你逐出门去。不想你仍旧执迷不悟,而且行事越来越恶,竟将中原大地搞得一团乌烟瘴气,现在更是口出狂言,还要烧我的庙、砸我的寺,我就算已经不是你的师父,可你一身功夫却是我传,今日我要替天行道、除此恶贼!

玄慈大师一声令下,四周的和尚便一哄而上。【w ww.】这些和尚的本事其实一般,不过他们有个独门阵法,叫做达摩棍阵,上百人一起使出来,当真叫个鬼哭狼嚎、天地变色,比那七个小和尚的太极剑阵不知高到哪里去了,当即便把十二金刚、七小和尚团团困住,星火的人则都退到了一边。

刘占山、马大伟、江若海三人赶紧奔到我的身前,他们仨伤痕累累,都是一脸惭愧的模样,向我说对不起,没有将那七个小和尚及时干掉。我摇头,说是我的错,我没有调查清楚这七个小和尚的真正实力!

江若海叹了口气,说别说您了,就是和不净秃驴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的我们,也不知道他身边的七个和尚还有这种实力,还好关键时刻这玄慈大师赶到,否则咱们真要全军覆没了!这次也算天降贵人,咱们才能逃过一劫,只要玄慈大师料理了不净秃驴,咱们就算能大胜而归了!

“大胜而归”这四个字刺痛了我的心,因为我一下就想起了黄杰,想起了红袖,想起了冲言道长的一家子……我的怒火再次丛丛而生,抬头一看,只见玄慈大师已经亮出他手中的杵,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瑟瑟发抖的不净大师,准备料理门户了。

我一下跳了起来,说玄慈大师,让我来对付他!

玄慈大师疑惑地回过头来,似乎不明白我的用意,我走过去,低声说道:“我有几个朋友死在了他的手上,我想亲手报仇!”而且,回龙刀还在他的手上,我想要夺回来。

玄慈大师明白了我的用意,问我有没有把握?

我说不管有没有把握,我都要亲手杀了他!

玄慈大师说好,便往后退了一步,给我腾开了地方。不净大师一看是和我打,登时脸不白了、腿不抖了,冷笑着说道:“好啊,死之前还能拉一个垫背的,不错、不错!”

说着,玄慈大师便脚步一闪,手持佛珠朝我冲了过来。

我呼了口气,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冷静,一定要亲自手刃不净大师!我的实力就算比他差一点,可我只要发挥自己的长处,不再和他硬碰硬,必有办法取他性命!

四周一片混战,清凉寺的达摩棍阵大显神威,不净大师的手下一个又一个地倒了下去,而我和不净大师也迅速交上了手。

不净大师的招式还是至刚、至猛,而我不再和他豆奶短视频app安卓版下载硬拼,而是发挥擒拿手的长处,尽量多的和他贴身搏战,同时身子闪躲腾挪,不给他佛珠砸中我身体的机会。

我的双爪纵横交错,不断去抓不净大师的手腕、胸口,有时候还歪倒在地,去抓他的膝关节。不净大师同样打得很稳,一点不骄不躁,一串佛珠左劈右砸,发出轰轰轰的破空之声,威力惊人。

我们两个从大殿门口一直打到偏殿门口,一直维持着不上不下的局面。高手搏斗,有时候就是一招定生死,但是这一招迟迟都出不来,两人也都十分谨慎和小心,所以只能这样磨着。

玄慈大师和刘、马、江三人始终紧张地注视着我们的搏斗。

很快,四周的混战都平息下来,清凉寺的达摩棍阵取得了空前的胜利,现场不净大师的手下全部被俘。面对这种情况,不净大师不心慌是不可能的,忍不住朝着四周望去,看看自己的援兵有没有到。

高手相争,最忌讳的就是分神。

一招定生死的机会来了!

我迅速出招,放弃杀伤力很强却成功率很低的混元归一,转而抓住不净大师的另一只手腕,同时迅速攀沿而上,一记旋转乾坤使出。就听咔嚓一声,不净大师的左臂被我卸了下来,这一招猝不及防,不净大师忍不住叫了一声,同时将手中的篡天珠狠狠砸向我的脊背。

砰!

这一记结结实实地打中我的身体,而我死死抓着不净大师的胳膊,方才使得自己的身体没飞出去,同时一记大摔碑手使出,不净大师的身子被我反手撩飞了出去。

不等不净大师落地,我又伸手抓住了他的一只小腿,咔嚓一声将他的腿也卸了。

高手相争,有时候就是一招,只要抓住这关键的一招,那么胜利就会压倒性地袭来!依旧不等不净大师的身体落地,我的双手抓着了他的腰间,使出缠丝手来,顺着他的脊椎往前抓去。

咔、咔、咔、咔、咔……

不净大师脊椎上的骨头,尽数被我捏断!

这是人身上最关键的一截骨头,就算他不死,也成了一个废人。这一招极其变态、阴狠,就连玄慈大师都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净大师的惨叫声响彻整间云松道观。

砰!

不净大师的身子重重落地,而我猛地扑上前去,一招混元归一使出,直接掐断了他的脖颈。从我第一招旋转乾坤开始,到后来的大摔碑手、缠丝手,最后以混元归一收官,所用时间不过三十秒而已。

不净大师大睁着眼睛,反复到死也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

见我杀了不净大师,玄慈大师和刘、马、江三人迅速围了过来,而我将不净大师的身子翻转过来,从他的袈裟里抽出了黄杰的回龙刀。

亲眼看到、亲手摸到黄杰的回龙刀,一股悲戾之气猛冲我的脑海,我“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这血全部喷溅在回龙刀上,然后我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这一觉又睡了很长时间,待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清凉寺的厢房之中,便知道是玄慈大师把我送回来的。

我坐了起来,看到回龙刀还放在我的枕边,巨大的悲伤再次涌入我的身体,想到黄杰已经不在人世,我猛地将刀抱起,紧紧地拥在怀中,低声哽咽起来。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向猴子他们交代?

我拿着一柄失去主人的回龙刀到东洋去,将这柄刀给他们看么?

吱呀。

厢房的门开了,一个面色苍白、面容冷峻的青年走了进来。我呆呆地看着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走到我身前,开始上下翻找起来,又掀枕头又掀被子的,口中还不断呢喃:“我刀呢?我刀呢?”

青年抬起头,才发现刀在我的怀中,然后他一把夺了过去,先是爱抚了一番,然后有些嫌弃地看着我,说你变态啊,干嘛抱着我的刀睡觉?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