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个去!

在我刚才放话吹牛逼的时候,绝没想到报应来的会是如此之快。在我声称要罩叶小来和大鱼的时候,其实信心还是比较足的,凭我们几个的实力,在潮阳就算暂时不能称霸,力保他们两个不再挨欺总是没问题的。

比如在这号中。只要有我左飞在,谁敢动他叶小来一下?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拘留所的管教居然会来,而我们混了这么长的时间,有一大原则就是绝对不和官家的人动手,什么警察、军人、官员,哪怕就是城管,也不会和人家犯冲,一向都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

其中当然也包括管教。

在号中,管教就是天,哪个不长眼的犯人敢和管教叫板?与此同时,叶小来已经快速地和我说道:"飞哥,那帮家伙不仅安排号里的犯人对付我们,还有管教也隔三差五地拿我们出气!"

如果搁在平时。我是绝对不会和拘留所的管教叫板的,可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自己说出口的话,总不能再吃回去吧?况且,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小来再挨打啊。

管教已经走过来,老鹰抓小鸡一般地揪住叶小来。说你没听见吗,给我出来!

叶小来虽然聪明绝顶,可是身体素质却不咋地,根本不是这孔武有力的管教的对手,只能乖乖就范。我硬着头皮,伸手拦住了那名管教,说兄弟,号里不能私自动刑吧?

"私自动刑"这事,倘若放在我们山西,或是京城偏远一些的同州等地,那还情有可原?发生在潮阳这种地方,实在让人想不通了。这里可是全国最文明的地方了啊。

那管教却猛地一甩我胳膊,瞪着眼说:"哪里来的傻逼,给我滚一边去!小心老子连你一起收拾!"说完便又去抓叶小来。

我一下就毛了,不是我矫情,就我现在这个身份,哪里能容忍别人骂我傻逼?我梗着脖子。气息已经有些粗重。抓着管教的肩膀说道:"兄弟,给我一个面子。"

"你他妈算哪根葱,给我滚开!"

管教一声大骂,终于放开叶小来,狠狠一棍子朝我削来,不过并没有打开电源开关。我一下抓住电棒顶端,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离开,还有机会。

"我去你妈的!"

管教直接扳动电源开关,但是不等他得逞,我便狠狠一脚踹出,他的人立刻倒飞出去,砰的一声跌落在号门外面。我走向门口,身子拦在门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人,说你滚不滚?

那人跳起来,哇啦啦一声大骂,但是终究不敢再上来,而是撂下一句狠话,让我等着点,便返回去叫人了。我依旧站在门口,冷冷地盯着他的背影,整个走廊一片噤声,其他号子的人都凑到窗口看我。

"哥们,牛逼哈,连管教也敢打!"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就连猴子都忍不住骂了起来,说左飞,你搞毛啊,好好的打管教干什么?

我说他要揍叶小来,我能眼睁睁看着?

猴子沉默了,说那你怎么办?殴打管教可是重罪,这回可真是出不去了。

我说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就继续关着呗,反正打我兄弟就是不行。猴子说好,你牛逼,我就喜欢你这样仗义的哥们,不过提前说好,我可不陪你啊。

我说不用你陪,我一人榴莲视频黄做事一人当。

猴子哈哈笑了起来。

我就守在门口,既没踏出去,也没返回来——踏出去等于越狱,我才不干那么傻的事。号里其他犯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叶小来也上来劝我,说飞哥,你还是别管我了,我不想给你惹麻烦。

我说没事,我说了罩你,就一定会罩你,今天有我在这,谁也别想动你一下!

就在这时,斜对面的号子里突然响起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左飞老弟,你着实叫我刮目相看,我大鱼在这里发誓,倘若我还有东山再起的那天,定要把我的地盘分你一半!"

猴子接着说道:"别吹这个牛逼,你先借我五块钱再说"

过了一会儿,奔过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管教,有拿电击棍的,有拿橡胶辊的,我仔细看了一下,没发现有拿枪的,所以稍稍放心了一下。这些管教一哄而上,我则也不手软,缠龙手使出,砰砰啪啪将他们尽数揍翻在地。

这一下,所有号子的犯人都傻眼了,一方面佩服我的实力,一方面又觉得我指定完蛋了。有管教跳起来大叫,说反了天了,竟然连我们也打,非判你个十年八年的不可!

接着又喊:"退回去,退到里面,不然我开枪了!"终于有人把枪拿了出来。

面对着枪,我也并不害怕,但还是退了回去,接着说道:"你们要考虑清楚,是你们先动手的,我只是被迫正当防卫而已。这一切都被记录下来,就算将来上了法庭,也是对你们不利。"

有人骂道:"记录你妹啊,我们在进来之前,已经把监控全关掉了!"以协圣划。

我说是吗,你们回头看看。

管教们回过头去,只见斜后方的号子里,一只手机正从窗口伸出,朝我们这边录着像。接着,猴子又把头探出来,冲那帮管教打了个招呼,说哈喽,你们好呀,没想到京城的管教这么暴力,要是发给那些媒体不知会有多爆炸呢

进来号子当然不能使用手机,但是猴子总有办法带进来,这家伙还是个兼职魔术师,简直无所不能。

这支手机的突然出现,把一帮管教都得整懵了,在网络发达的现代,都知道这段视频扩散出去后会有什么后果,别说他们要丢饭碗,恐怕所长都难辞其咎。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有人立刻求起情来,除了向我道歉之外,还一再保证绝不会再打扰我们。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愿意和官家的人做对,便摆摆手,示意猴子删除了视频。

管教们也不敢再行造次,千恩万谢之后,便把号门锁上,逃之夭夭去了。

叶小来自然激动无比,趴在窗口上喊大哥,你看到没有,这些就是我在山西时的朋友,是不是一个个都很能耐?

大鱼说是,你的朋友们都很厉害,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全部收了他们,只可惜我现在,唉

叶小来说不,就算您老现在依旧在位,也收不了他们,他们

叶小来还没说完,我便用眼神制止了他。

四周人多嘴杂,隔墙有耳,我也不想太高调了。叶小来会意,立刻闭上了嘴巴。大鱼问,他们什么?叶小来说没事,等我们出去后再慢慢说吧。

我把叶小来又拉回来,让他给我讲讲潮阳区的事。

虽说马杰已经有了一份蛮详细的资料,但是我觉得从叶小来的口中说出,应该又会不一样些。叶小来告诉我,潮阳区大佬挺多,林林总总有十来个,不过这边比拼的不是武力,而是各自身后的靠山。

靠山崛起,大佬也跟着崛起?靠山陨落,大佬也跟着陨落,大鱼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潮阳区这边大佬虽然挺多,但是最有名的也就那几个而已,一个叫老龟,一个叫螃蟹,还有一个叫海带。

听完这些名字,我直接哈哈大笑起来,说潮阳区真有意思,整个一水世界啊。

叶小来又继续讲,说这次整治大鱼、安排管教和犯人收拾大鱼的,就是那个叫老龟的挑的头。老龟在潮阳区挺有威望,背后的靠山也大,其他大哥都唯其马首是瞻,螃蟹和海带也给他几分面子。

我点头,说明白了,你再给我讲讲叶嘉,我对他很感兴趣。

叶小来又给我讲了一通,但是总的和马杰所讲并无什么区别,就是说这人铁面无私、油盐不进,尤其最恨道上的人,视道上的人为眼中钉。

正说着,铁门突然又哗啦啦地开了,有管教在门口叫我,说左飞,出来一趟。

我看时间,还不到24小时,便说怎么,你们还不服气,想把我单独叫出去收拾一顿啊?

管教立刻讪笑着,说怎么会呢,是有人要见你。

我说谁?

管教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还保密啊,行,那我就去。不过可事先说好了,你们最好不要设套害我,我发起飙来可是很厉害的。

跟着管教出去,一直来到会客处,我推开门走进去,不禁吃了一惊,竟然是叶嘉。

叶嘉找我?

我坐下来,说叶局长找我何事?

叶嘉看着我,说你胆子不小,竟然连管教也敢打?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

我笑了两下,说叶局长真是耳目灵通

话没说完,我突然想起什么,又冷笑起来:"没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一向号称铁面无私的叶嘉叶局长,竟然会是老龟的走狗!"

叶嘉面色一变,说你胡说什么?!

我说叶局长,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些管教和我之间的事,对他们极其不利,本不该汇报给你的但是现在你却来了,只能说明一件事,安排人整大鱼和叶小来的,就是你!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