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我打屁股的声音十分响亮,清脆又悦耳,不只是因为我用的力气大,还因为小公主的裙子下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穿,所以一巴掌下去几乎和她的肌肤完美契合。

啊!

小公主惨叫了一声。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还想伸出爪子来挠我。我看她还是不老实,于是继续按着她的脖子,啪啪啪地往她屁股上打。这一系列动作震惊了身边所有人,包括猴子他们都傻眼了。

在我打了七八下之后,和小公主一起来的那十几个女生终于反应过来,各自张牙舞爪地朝我奔来。我一回头,狠狠瞪了她们一眼,便吓得她们谁都不敢动了。

小公主刚开始剧烈挣扎,见挣扎没用,又开始破口大骂。我说你骂吧,你骂的越狠,我打的越狠。十几下过后,小公主终于不骂了。反而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看差不多了,便放开了她,拍拍手说:"再给你一次教训,下次可么这么走运了。"

小公主捂着屁股,脸上还挂着泪痕,神色却极为凶狠:"哪个年级、哪个专业的。敢不敢报个名字?"

我刚要说话,猴子一下跳了起来:"我们是——海店四公子!"

小公主恨恨地看了我们几眼,说行,你们有种,咱们走着瞧吧!便捂着屁股,在一干女生的簇拥下走远了。我知道自己刚才打的不轻,她的屁股现在必定又红又肿,起码要休息三天才行。

小公主虽然走了,四周却响起一片嗡嗡之声,不断有人冲我们指指点点,还有人说:"又是他们!上午砸跑车的那几个人,连小公主都敢惹。实在是太厉害了!"也有人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海财本来就是二代遍地走,山外有人人外有人,保不齐又是哪尊大神家的孩子呢。"

凌蓓蓓擦干净了脸上的饭粒,也站起来说:"真是对不起,害你们得罪了小公主。"面对她的道歉。我也是哭笑不得。说怪不得你不怕麻烦,原来你惹的麻烦本来就很大,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们了。

凌蓓蓓一脸的不好意思,说那你会怪我吗?

我说拉倒吧,本来就是那个小公主的错,为什么要怪你?那姑娘也太坏了,凭什么欺负人?谁知凌蓓蓓反倒更不好意思了,说这个,倒是我的错,不怪小公主要欺负我。

我还是第一次见人被人欺负,还说是自己错的,便问她是怎么回事。凌蓓蓓便告诉我们,其实她家条件非常普通,甚至称得上是贫困,但是她妈妈砸锅卖铁将她送到海财来,就是希望她能钓一个富二代的小开。

但是小开哪有那么好钓的?生活费又很快花光,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偷了同寝一个富家女生的钱。关键是她偷就偷吧,还自作主张地给人家留下一张字条,说这算是我借你的,来日一定归还云云。就凭这张字条,凌蓓蓓很快被揪了出来,这个富家女生还是小公主的手下,所以凌蓓蓓就遭了殃,隔三差五地就被小公主逮住一顿暴打。

而且,小公主为了惩罚凌蓓蓓,还不让凌蓓蓓在食堂吃饭。凌蓓蓓只好躲开小公主,托别人帮她打饭?海财的食堂是免费的?,但是谁帮凌蓓蓓,就会遭到小公主一顿暴打,所以凌蓓蓓只好不断找人请她吃饭,这不,今天就瞄上了我。

凌蓓蓓的面色难堪,不住地和我们说对不起。

猴子说行啦,现在小公主转移了注意力,应该暂时没空再找你麻烦了,你就安安静静地生活,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吧。凌蓓蓓看着我们几个,有些犹豫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几个应该都挺有背景的,但是这个小公主当真惹不起,在海财,就连穆子阳和李秋峰都要让她三分的!"

我说行啦,这件事既然和你没关系了,你就不用再操这么多的心了。

凌蓓蓓被我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好拿了自己的包包站起来,冲我们几个点了点头,急匆匆离开了食堂。对待女生,我很少用这样尖锐的态度,不过为了防止凌蓓蓓成为我们的朋友,遭到不该有的劫难,也只能这样做了。

吃过饭后,我们便各自回宿舍休息去了。

海财的宿舍楼有好几栋,我们几人也分布在不同的宿舍楼里。我回了宿舍,果然如导员向我承诺的一样,向阳,还有独立的阳台和卫生间,最最重要的是,这是一间双人宿舍。

左边一张床,右边一张床。

左边那张床上有蚊帐,还有些衣服裤子,显然是有人的?右边这张床,铺盖都在床上堆着,还没展开,显然就是我的。我把床褥铺好,躺在床上点了支烟抽,不觉有点奇怪,和我同寝的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不过我在宿舍睡了一中午,也没见那个家伙回来,难道不住宿的吗?

下午上课,换了一间小的教室,不过座次基本没怎么变,还是我和凌蓓蓓同桌。凌蓓蓓好几次想和我说话,但是都被我冷冰冰地顶回去了。第一节大课下了以后,四五个男生突然朝我走过来,围住了我的课桌。

其中一个男生正是陈子易,就是凌蓓蓓之前说的那个"享有和我同样待遇"的男生。

陈子易说:"左飞,你胆子挺大啊,连小公主都敢惹?"

凌蓓蓓立刻站起来,说陈子易,这事和左飞没关系,是我惹出来的!陈子易看了凌蓓蓓一眼,说闭嘴,婊子,别以为傍了个小开,就没人敢拿你怎么样了!

凌蓓蓓被陈子易噎的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气得通红通红的。

我看着陈子易,说你妈妈难道没有告诉过你,随便叫一个女生婊子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情吗?陈子易一脸冰冷地看着我,说难道你还不知道,自从你惹了小公主,多少人对你虎视眈眈?

我说所以呢,你也是小公主的走狗之一吗?

陈子易抬起头来,说山西来的土鳖,我不管你有什么关系,不管你家有多少钱,但是来到京城,就给我低调点,ok?

我说不好意思,我的字典里没有"低调"这两个字。

陈子易笑了,说好,你也应该知道,海财是不能随便打架的,咱们到厕所里去解决,谁告学校谁是孙子,怎样?

我说求之不得。

陈子易点头,说那行,我去厕所等你,你可以把你们那个什么狗屁"海店四公子"都叫来!说完,他便领着四五个同学朝外走去。我也站起来,凌蓓蓓却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说左飞!

我看着她,说你能不能别再跟我说话了,还嫌给我找的麻烦不够多吗?

其实我一点都不怕麻烦,我只怕自己闹的事不够多、不够大,但我就是不想让凌蓓蓓成为我的朋友。凌蓓蓓咬着嘴唇,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我将她的手臂甩开,走出教室。

我走向厕所。

我当然没有叫猴子他们,对付个陈子易,还不至于叫我们海店四公子一起出场。海财的建筑设施很厉害,每一层楼都有干净整洁的卫生间。我推开卫生间的门,发觉事态有点超出我的想像。

卫生间里,不只有陈子易他们几人,至少有二三十个男生聚在这里,一个个打扮的都很时尚,染发的也有不少,个个都嘴里叼着烟,开口闭口都是纯正的京片子,"你丫""操你大爷&qu黄色看片软件大全ot;"孙贼"什么的。

在这些人群里面,小公主竟然也在其中。

她贴着最里面靠窗的一堵墙,嘴里也叼着一支烟,正和旁边的男生调笑。男生们在她左右,都是一副小心赔笑、卑躬屈膝的模样。小公主不时地喷出一口烟,还拍拍某个人的脑袋,像拍狗一样,那人也立刻嘿嘿嘿的笑。

妈的,这里可是男厕所啊。

说实话,我本能地对小公主这样的女生有一丝讨厌,相信大部分男生都和我的想法一样。长得再漂亮又怎样,如此的不自爱,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我进来以后,厕所里马上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地冲着我笑,甚至有人冲着我舔了舔舌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基佬呢。

一个梳着鸡冠头的小伙子问道:"小公主,就是他吗?"

小公主点头,对,就是他。

鸡冠头冷笑一声,说好你个王八蛋,连小公主的屁股都敢兄弟们,还等什么,给我

"等一下"小公主摆了摆手,然后朝我走来。

我站在原地没动,小公主走到我身前,绕着我的身子转了一圈,说真的,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死到临头了?

我伸出自己戴着手套的手掌,做了个揉捏的动作,还故意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说真的,你保养的很好,屁股挺软,而且很香,我还想再打你几次呢。

小公主面色一变,说给我打,狠狠地打,打死了我负责!

众人早就按耐不住,小公主一声令下,立刻朝着我一哄而上。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