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整片别墅区一片寂静。

像这样的别墅区,保安的防守不会松懈,但也不会严谨到哪里去。毕竟他们不过拿着千把块的工资而已。我们不惧这些保安,只怕这些保安惊动了别墅里的人。

而别墅里,鸠占鹊巢的宁金刚,也不会太严密的防守,因为他根本没把林奕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林奕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根本没有能力反过头来复仇。

据我猜测,此刻的宁金刚。更多的陷于中年丧子的痛苦之中。他是想杀林奕,但是绝不会想到林奕能带着这么多好手前来夜袭林宅。

埋伏好身形,又一队懒洋洋的保安巡逻过去以后,我给王厉打了个电话,问他布置好没有。王厉说早布置好了,还埋怨我怎么有些慢。我说刚才出了点问题,干掉一个保安,现在已经没事了。王厉说好,现在可以动手了。我说再等等,再观察观察,王厉说我婆妈。

"还有什么好观察的?分分钟剁了他们啊。"

话音刚落,林家大宅的别墅门里便出来两三个人。

王厉的声音一下就没了。

如果刚才冲出去了,则刚好和这两三个人撞上。那么这场夜袭计划也就失败一半了。猴子教过我的,万事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一定要万无一失才能动手,切勿冲动。

这两三个人伸着懒腰出来,在别墅前面的草坪里站了一会儿,四处打望,似乎在看着什么东西。

其中一个人说道:"老大也真是的,林无意都杀死了,七大天王也抓住了,将军盟现在就是咱们的天下,还有什么好小心的?硬要安排人值班,还让不让人睡啦?"

因为夜里非常安静,所以他们的谈话十分清晰的传了过来。说到"林无意都杀死了"这几个字时,旁边的林奕猛然发起抖来,一双眼睛也变得通红。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

只听另一个人说道:"哎。老大为这一天。筹划了至少三年,小心一点也是正常的嘛,大家回去谨慎着点啊,熬到天亮就可以睡觉了。"

几个人纷纷附和,但是声音都充满疲惫。

如果不出我的所料,他们回去之后必定呼呼大睡。这几个人绕着别墅转了一圈,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又集体站在大门口尿了一泡。

其中一个人大声说道:"哈哈,站在林无意家的大门口撒尿就是爽啊,以前看他那张老脸就不顺眼,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真把自己当将军啦?哈哈,老子让你将,让你将!"

他一边说,一边把尿滋的很响。

林奕颤抖的更加厉害,屈辱和羞耻充斥他的心头。

尿完了,这几个人才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别墅大门。

我和王厉的电话还通着。王厉的声音响起来:"小子,这几年没白练啊?我越来越佩服你了,你倒是配得上我妹妹。"

"都是猴子教我的。"我说。

"你俩都闹翻了,还说他干嘛?"

"没有闹翻。"我着重地说了这四个字,然后说道:"行动吧。"

"好嘞。"

刚出来一列人,再出来一列人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我盯着别墅的四周,只见暗夜之中、路灯之下,数十、上百条黑色的人影,从别墅的四面八方悄无声息地窜了过去。

无声无息,速度极快,让我想起儿时住在大宅院时,凌晨穿街而过的肥大老鼠。举的例子不好听,却真的像极了。

因为视线的缘故,我只能看到别墅正前方和左右两边的动静,但别墅后方显然也是一样的场景。也就须臾之间,这上百人便窜进了别墅的草坪里面,然后趴在地上匍匐而过,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厉家军,名不虚传。

我依旧隐藏在马路对面的阴影下面,没有动弹。因为我是指挥官,是元帅,坐镇后方即可。

别墅的院子里有灯,将院子照的明晃晃,也将他们的身影照的明晃晃。他们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更像是一只只肥大的老鼠。就在这时,别墅的门突然又开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打着呵欠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解着裤腰带,像是准备撒尿。别墅里面肯定有卫生间,只是江湖人士,放浪惯了,能在外面尿肯定在外面尿。

所有人都停住不动,我的一颗心也跟着跳了起来,这就是猴子所说过的计划赶不上变化!再完美的计划,也终究防不住意外的变化!

如果这人随便一喊,立刻就能召来别墅里的大军!这人一出来,立刻便看到了趴了满院子的黑衣人。这一瞬间,他还以为是做梦,还揉了揉眼睛,确定满院子都是人之后,他的面容立刻扭曲、狰狞起来,嘴巴一张,就要喊将出来。

林奕抓住了我的胳膊。

就在这一瞬间,某个黑衣人突然一跃而起,只见空中刀光一闪。那人喉咙中刀,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身子便直直倒了下去。而那黑衣人还很贴心的窜到他的身后,猛地扶住了他的身子,再慢慢将他放倒在地,防止他摔下去的时候发出动静。

整个场面,再次陷入一片寂静,所有的人一动不动,仿佛一地的死尸。

我呼了口气。

厉家军,名不虚传,上官棠的人没有白白帮我训练。

满地的黑色身影之中,王厉的手缓缓举了起来,做了个"继续"的动作。于是那一地的死尸再次动了起来,整齐有序的前进,只见他们兵分数路,唰唰唰地各自站好位置。

有十几个人站在了门口,其他人则站在了别墅的外墙下面。这些人从腰间摸出一把绳索,绳索的顶端绑着八爪鱼一样的东西。

只听"嗖嗖嗖"几声,这些"八爪鱼"腾空而起,像冲天而起的火箭,接着纷纷搭在别墅房顶的边缘。然后,他们如同蜘蛛人一般,顺着绳索慢慢攀爬上去。休妖爪扛。

一整栋别墅的四周分布了将近二十条绳索,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些绳索上便爬满了人,像是拴在绳上的一溜蚂蚱,少则五六人,多则近十人,分别停留在一楼、二楼、三楼的窗户两边。

这么大一栋别墅,单单是窗户就有二三十个,有大有小,根据林奕提供的这些窗户位置和大小,我策定了进攻的方案和人数。

当所有人再次进入一动不动的状态后,整个别墅的外墙上挂满了人,别墅的前门、后门、偏门也都站满了人,进攻的时机终于到了。

我看看左右,并无异样。

我把大拇指和食指窝成一个圆圈,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quo抖抖app同性t;呼~"的一声,口哨声几乎响彻整个别墅区域。

同一时间,这些人或踹门,或踹窗户,"噼里啪啦"的一阵声音过后,厉家军的成员们井然有序地通过门窗进入别墅。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外墙上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

紧接着,噼里啪啦的枪声响起,惨叫声、呼号声、大喊声,自别墅内传来。蹲在别墅对面阴影里的我,听到这样的声音都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别墅里面发生着怎样激情的一幕战斗。

在制定计划之前,我本来把自己也安排进去,但是王厉否决了我的想法,说:"你傻逼吗,打仗有元帅上场的吗?"虽然他骂我傻逼,但是他有把我当作元帅,我还是蛮欣慰的。

证明在王厉心里,我还算是个合格的老大,能让他这样的人产生佩服之心,着实不简单。

至于林奕,就更不能上场了,他是收复将军盟的主要人物,如果他在战斗中有个三长两短,那这一遭算是白跑。

噼里啪啦的密集枪声只响了一阵,只有零星的枪声传来,接着惨叫声和哀嚎声更加凸显。显然,前期的枪战已经结束,接下来已经进入更加赤裸和疯狂的肉搏战斗。

果然,那门中、窗中,不断有人被抛出来,惨叫着摔到地上。三层楼摔不死人,却足以摔的人惨叫不已。一时之间,别墅前面的空地里布满零零星星的受伤者和淘汰者。

疯狂的搏斗,正在这栋别墅内进行。

这里面的人当然都是宁金刚手下的好手,将军盟的实力有多强?看看他的对手——孙家,就知道了,真不是以前那些小打小闹的混子能比。可我同样相信,王厉的厉家军也绝对不弱。

这次是厉家军成立以来的的初战,我希望他们能打一个开门红,打出气势,打出威风。

临行之前,王厉拍着胸脯和我保证,说肯定没有问题,他要把那帮家伙的脑袋一个个拧下来,我知道是他这些年来憋的太久,那些琐碎的家务活都快把这只猛虎给磨的没脾气了。

但猛虎就是猛虎,只要给他出笼的机会,照样能够咆哮山林,威慑四方!

密集的枪声,巨大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周边的注意,无论是其他别墅的住户,还是周围巡逻的保安,都已经有所警觉。一座一座别墅的灯凉气,也有数十名保安朝这边跑了过来。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