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问你要解药,成为你的侍从,门都没有!”

南华老仙咬牙。

他是什么人?成名多年的老怪物,在解毒一行,从未有人超越过,一直都是别人的师父,现在却要他屈服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宁死也不承认。

“那就不好意思了!”

聂云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的看向对方。

他虽然想收眼前这人做侍从,但对方不同意,也不会强求。

“你等着,我一定将你的毒解掉!”

南华老仙终于遏制住不停吐出的血液,手腕一翻,取出一个人头大小的药材。

“万年灵芝?看来这家伙身家不菲啊!”

看到对方拿出的东西,聂云感慨。

对方拿出的这枚药,是一个万年灵芝,单这一株药材的价格,就让人咂舌,即便他现在的身家,也购买不起。

这种级别的灵芝,完全可以医死人肉白骨,化解一切剧毒,对方恐怕也是有这种依仗,才敢提出如此比试。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主丹田之气的威力。

说白了,主丹田之气,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大道,一种超越天道的大道,在聂云身上出现,并没有什么,但在别人身上出现,天道的压迫就会让他受不住。

噗噗噗!

不吃灵芝还好,吃完还没来得及消化,南华老仙再次鲜血狂喷。

“殿下,南华大人好像……快不行了!”

多波王子身后一个侍从悄悄道。

不用他说,多波王子也看了出来,此时他的脸阴沉的如同锅底,嘴皮不停抽搐。郁闷的快要吐血。

同样吞噬对方毒药,这个少年这么快就将毒解了。而自己这边的南华老仙,却不停吐血,只要不瞎就能看出,对方获胜了,而他这边输了!

前来挑战,只是为了红河灵果,没想到灵果没得到,还铩羽而归,一旦传回普天领,恐怕那些想要干点他的人。都会笑掉大牙!

“可恶!”

眼中闪过一道恨意,看向流夏长老和场中的“少年”,多波王子眼中满是杀机。

要不是这些家伙,他肯定已经将红河灵果拿到手……那件事,也有着落了!

一点那件事有着落,让那位高兴,他这个皇子的身份再高一步。也只是时间问题。

“王子……再不救南华大人,他恐怕会死……”

不知道王子心中想些什么,刚才说话的侍从,看着场中不停吐血的南华老仙,眼中露出不忍之色。

“哼!”

拳头捏紧,松开,又捏紧。犹豫了片刻。多波王子这才脸色一变,笑了起来。

“红河门果然名不虚传底蕴深厚。缘枯门主,今天的比试,我认输!”

他说出认输,脸上云淡风轻,没有丝毫不甘和难堪,仿佛比赛输了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难怪能成为王子,有希望获得普天领的大统……脸皮真够厚的!”

聂云一翻白眼。

刚才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牛逼的厉害,任何人都瞧不上,本以为输了会恼羞成怒,没想到坦然接受……丝毫看不出不甘,的确够狠的。

“认输?”

“多波王子前来挑战主动认输了?”

“我们居然能赢?”

“这……流夏长老太厉害了,真没想到他的两个弟子这么强大……”

……

看出输赢和亲耳听到多波王子承认完全是两种概念,见他认输,所有人一阵哗然。

本以为这次红河门肯定输掉,丢人现眼,没想到居然反败为胜,成功逆转!

这是他们之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大家相互切磋,有输有赢,王子远道而来,没发挥好也是常事,不要介怀!”

听他认输,缘枯门主也满脸笑意。

“这是凌空淬骨液一瓶,缘枯门主请笑纳!”多波王子虽然心中不甘,但知道已经输了,也不抵赖,手腕一抖,一个玉瓶出现在面前,手指轻轻一弹,笔直向缘枯门主飞了过去。

玲珑淬骨液,普天领特有的东西,珍贵程度比起红河灵果都丝毫不差,直接拿出即便他身为王子,身价不菲,也十分肉痛。

“多谢王子了!”

伸手接过淬骨液,缘枯门主轻轻一笑。

这个灵液虽然珍贵,但对他来说,已经没太大作用,关键是脸面,今天赢得脸面足可以计入宗门史册了。

“赌约既然完成,我有什么黄色视频也认输,门主可否放过我的这位属下,赐予解药?”

多波王子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当这么多人的面认输,脸面大损,他并不是自己找虐,而是看到南华老仙承受不住,想要救他!

虽然南华老仙这次败了,但此人的实力不容置疑,是他争夺皇位的一大助力,不容有失。

“赐予解药?王子是不是忘了件什么事情?”

缘枯门主还没说话,比试场的聂云哼道。

“哼!”

多波王子眼中精芒一闪,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威压。

“我记得,刚才比试前,我们都加了注,南华老仙亲口答应解不了毒,要做我的侍从……王子是不是忘记了?”

不理会他的威压,聂云神色淡然,毫不在乎。

“缘枯门主,南华老仙是我的人,刚才那话不过义气之言,你不会当真吧!”

不理会场中的少年,多波王子看向缘枯门主。

“这……”

缘枯门主犹豫了一下,看向流夏长老:“流夏长老,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

“流夏长老”知道门主心中想些什么,能比的多波王子殿下认错,已经很不错了,再节外生枝,肯定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也好,不过……门主,之前你答应东西,能不能先兑换了?”

“流夏长老”道。

对于要不要南华老仙做侍从,聂云兴趣不大,现在已经获胜,趁机将红河灵果要来才是王道!

不然,等多波王子离开,万一反悔了,真就哭都来不及了。

“呵呵,当然算数,洪源长老!”

缘枯门主淡淡一笑,转头吩咐一句。

“是,门主!”

洪源长老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手中拿了一个细长的玉盒,放在缘枯门主掌心。(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