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傻了,旁边的狱警傻了,我后面的众人也都傻了。

这你妈是什么情况?!

黄杰竟然一刀把号子的铁门给劈了!

"走吧。"黄杰淡淡地说。

"哎,你们不能"旁边的狱警这时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就去摸别在身上的警棍,但是猴子回头一记手刀过去,狱警便一头栽倒在地昏过去了。

"走吧。"猴子也说。

"大哥"我哭丧着脸:"我就拘留七天而已,我能熬过去的,你们用不着这样吧?!"

搞什么鬼啊,黄杰冲动就算了,猴子跟着冲动干什么啊。

就算这是拘留所,没有监狱管理那么严格,可这也算是劫狱啊,被抓到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当然,以我们在龙城的实力,花费巨量资金和人脉把这事盖过去也不是问题。

可是。完全犯不着啊,犯不着啊!我又不是要被判死刑了,就特么拘留七天而已啊!

七天而已啊!

"先走,出去再说。"猴子撇撇嘴,和黄杰一起往外走去。

我立刻推开半截铁门追了出去,因为我知道他俩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看见我们破门出来,其他号子里那些犯人都"哦哦哦"的叫起来,还有嚷嚷着要求把他们的铁门也破开的。

而猴子和黄杰完全不理,只管自顾自地往前走,我追了几步便赶上他们。虽然我的牢门被破开了,但是我们那号子里没人敢跟着出来,毕竟他们一来都是文化人,二来犯的罪也不是特别大,犯不着跟我冒这个险。

但最冒险的显然是我,拘留七天就被人给劫狱了!

猴子和黄杰进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狱警带路。而现在又是午休时间,所以一路都没什么人,我们轻轻松松地过了几道铁门,猴子还贴心地把那几道铁门都给锁上了。

一直来到前面的大厅,这边总算有几个狱警了。他们正在吃饭,看见我们几个出来,先是惊了一下。接着纷纷持着警棍冲了过来,还有慌慌张张把枪拿出来的,不过都被猴子轻轻松松给料理了。

这个拘留所挺小,管理也不算严格,所以并没有放哨的武警,我们大摇大摆地就从大门出来了。门口停着辆面包车,马杰坐在主驾驶。郑午从副驾驶探出头来。

"快上车!"语气匆忙,脸色严肃,还真是做好了准备劫狱来的。

这你妈,也太轻松了点吧?!

猴子和黄杰先跳上车去,我一头雾水,不知他们在玩什么把戏,但是也跟着他们跳上车去。马杰启动车子,迅速调头离开拘留所。副驾驶的郑午转过头来,赞许地看着猴子和黄杰。

"还以为你们会搞砸了,不错不错,尽得我的真传,以后继续保持!"

"都是午哥平时教导的好。"猴子不要脸的拍着马屁。

"跟着午哥混。迟早要立棍。"黄杰更不要脸。

"现在能说说是咋回事了吗?"我哭丧着脸,我还是无法接受拘留七天就被劫狱出来的事实。

"没事啊,我们准备一起吃饭,少了你多没意思啊。"猴子淡淡地说。

"其实猴子是怕没人付账。"黄杰补了一句。

郑午迅速回过头来,邀功似的冲我说:"是我的主意!怎么样,爽不爽!"

"爽你妹啊!"我大叫:"赶紧把我送回去!"

我算是疯了,就这么逃狱,还不把我整成通缉犯啊?马杰一边开车一边说:"猴哥,你就把真相和飞哥说了吧。"一听这话,我就立刻安静下来,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猴子淡淡地说:"事实真相就是,我真的怕没人付账,所以才"

我跳起来,缠龙手使出,一招混元归一,牢牢锁住了猴子的脖子,猴子"嗷嗷嗷"的叫着:"我说,我说!"

我这才把他放开,猴子告诉我,劫狱之所以这么轻松,是因为拘留所里大部门狱警都被搞定了,剩下的那些则不是我们的人。而之所以要劫狱,是因为有人要对我不利。

"谁?"我特别纳闷。

"张泊年。"猴子说道:"张泊年好歹是厅级高官,被你打成那狗逼样,咽得下那口气吗?他托人找了四个挺厉害的杀手,今天就会潜进你所在的号子里去。"

我一听就火了:"让他们来,保管让他们有来无回!"

"他们是偷袭,趁你睡觉的时候。"

我立刻沉默下来,感觉自己真是步步危机。

"另外。"猴子继续说道:"周局长已经知道这事了,他也很感觉对不住咱们,承诺会把拘留所的事情搞定。还有,张泊年并没听你的话,还想继续潜你的美女老师,还好被我们给救出来了。"

听完猴子所说,我彻底沉默下来。我发现我们虽然表面风光,但实际上还是和这些高官相差甚远,人家动动手指头就能玩的我们死去活来。

猴子看我不太高兴,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这种事多了去了。咱们毕竟上不得台面,只能在政府的依托下生活。我的建议还是不要再斗下去,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没必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张泊年身上。我也劝苏晨别再干了,我会托关系把她送到另外一所学校,也算是个完美结局,怎么样?"

我沉默,我知道猴子是在劝我忍让。和张泊年斗,我们会两败俱伤,也打乱了我们本身的计划和进程。可是,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我不和他明着来,暗地里对付他总行吧?"我说。

"行不通。"猴子说:"发生上次的事情以后,他向上面申请了保护政策,现在出入都有几个武警护着。"

操,做官就是好啊,能找来武警当保镖。

"左飞,别和他斗了,过的去就算了。你也揍过他一顿了,苏晨也离开学校了。随后我会找人和他打声招呼,这事就此揭过,谁都不再提了,可否?"

我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如此了。

"好吧。"我谈了口气,虽然还是憋闷,但也无可奈何,要为大局考虑么,我们这种干黑的实在不好和人家当官的斗,那是自讨苦吃。

"或者,以后再慢慢和他玩。"猴子安慰着我。

随后,我们一起吃了个饭,饭桌上他们都在说气的事,到现在他们谁也没有气感。我倒是挺有心得,但是因为张泊年的事,我闷闷不乐,所以并没说话。

下午回到学校,便得知我们辅导员被换掉的消息。我专程去找了苏晨,苏晨正在收拾东西,脸上的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看着她,我心里挺难过,说苏晨老师,对不起了,没帮到你,反而还害了你。苏晨摇摇头,说还是要谢谢我,要是没有我的朋友,恐怕她已经被张泊年给糟蹋了。

我默默地看着苏晨收拾东西,心里愈发的不是滋味。

苏晨叹了口气,突然说道:"我倒是脱离苦海了,可是还有些女老师和女学生仍旧"

我怔了一下,说什么意思?苏晨一边收拾,一边告诉我说,张泊年祸害老师和学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些老师要评职称,还有学生想保送考研,都得被他一番要挟

有老师和学生偷偷写信告状检举,但也完全奈何不了张泊年,反而被他将信拦截下来,再实施打击和报复别看龙城大学是国家重点大学,可这里面的事要多肮脏有多肮脏!

听着苏晨的控诉和讲述,听着那些一个个鲜活的女生被张泊年祸害,我心里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

是,没错,这些事都和我无关,而且这些事放在各大高校里甚至都算正常。可我碰到了,我手里还有能力,我他妈要是不管,我还是个人吗?

我立刻走出办公室去,给猴子打了个电话。

"猴子,我问你。"我带着气说:"以前你在东城一中,是不是和王瑶联手救过不少被九太子祸害的女生?"

"是的。"

"那我问你,你的血性到哪去了?"

"左飞,什么意思?"

我巴拉巴拉地把事情一讲,然后说我sgsp永久备用网站地址现在不想管什么星火,也不想顾什么大局,只想先把近在眼前的这个恶魔给扳倒,不然我就枉为人了,你他妈帮不帮我?

"帮!"猴子立刻说道。

"好,我现在就过去找你,咱们商量一下这个事情。"

我挂了电话,立刻就往外走。刚下了楼,结果刚好和张泊年撞上。张泊年刚从外面回来,身后果然跟着四个武警,个个人高马大、威风凛凛。有这四个武警当保镖,张泊年走起路来那叫一个张狂。

张泊年看到我,立刻笑了起来:"哟,这不是左少帅么?"看他这意思,倒是也不惊讶,显然猴子已经找人和他谈过了。猴子速度倒是挺快。

他一边说,一边围着我转了两圈,继续说道:"这么快就从拘留所里出来啦?不错不错,以后长个教训,别以为自己真是江湖大哥,在我眼里你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子!"

我抬腿一脚,就把张泊年给踹飞了出去!

"上,给我上!"

张泊年气的大叫,四个武警立刻冲了上来,而我掉头就跑,我不敢和武警打架,我还不能跑吗?!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