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我依旧心急如焚,继续往楼下跑去。

刘明俊他们都在学校里找,图书馆大操场什么的。

我准备去学校外面找找,说不定就在附近宾馆。这场景让我想起在七中的时候,张雨有次就把上官婷给带走了,还好后来我及时赶到,没有酿成惨剧。

只不过那时,上官婷是被绑走的,而现在的莫小花,却是自愿跟贾阳走的!

我在心里默念,莫小花啊莫小花,你怎么那么傻呢,别说你这么做了,贾阳也不会放过我们,就算他真的放过我们了,以为我心里就会好过吗?

我照样会把他干死、干残!

上次上官婷被绑走,是猴子帮了忙,影子提供了上官婷的位置。可这次,猴子不在,我也没有影子的联系方式,像是个没头的苍蝇,只能乱飞乱撞。

上课已经二十多分钟了,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我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我不敢想,也不愿想。

无论贾阳是否得逞,我都不会放过他!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莫小花。我正往学校外面跑,突然感觉手机震了一下。

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但我一眼就可以判断这是影子!

短信只有两个字:天台。

我差点泪崩,转身又往教学楼跑去。

影子,谢谢……

莫小花,你再坚持坚持,我求你了……

顺着教学楼往上跑,飞快的跃上一层又一层的楼梯。终于来到顶层,可还没接近到那扇通往天台的铁门,便听到里面传来惨叫声和痛哭声。

是莫小花的声音!

终究还是晚了吗?

我的脑子一声巨响,冲过去“砰”的踹开铁门,扑进天台。

********

二十分钟前,三中教学楼,天台。

贾阳站在天台边上,背着手俯视着三中校园里的景色,就好像这一片都是他的地盘。其实也算是,毕竟在这个学校,他现在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皇帝?皇帝早就没落了,现在是他状元的天下!

即便寒风凌冽,可他一想到有朵白花即将变成红花,他的身心便变得十分愉悦起来。

“吱呀”一声,天台的铁门开启,有人走了进来。

贾阳回过头去,正是之前找过他的那个漂亮姑娘。直到现在,贾阳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无所谓了,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只要她长得漂亮,又是处女,就够了。

贾阳微微笑着:“你来了。”

莫小花点点头,冷风吹起她的头发。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真的面对这个男生的时候,她还是紧张的要死,紧张到浑身上下都绷得很紧。

她的双拳握紧,手心里都是汗。

贾阳接着说:“你一给我打电话,我便来了。嘿嘿,你对左飞真好,我都有点羡慕那小子了。”

莫小花问:“只要给了你,你就会放过左飞他们,对吗?”

贾阳点头:“当然,这本来就是我们谈好的条件,我红花状元说话绝对算话。”

贾阳的眼睛眯了起来,其实他才不会放过那些人,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尽快得到这个女生。

莫小花咬了咬牙:“好,我相信你。”

贾阳又笑了:“那,就来吧。”

在天台上做禽兽之事,一直是他独特的癖好。一边上着身下的女人,一边尽收整个三中的景色,三中是他的,女人也是他的,既有江山、又有美女,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陶醉。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贾阳记得很清楚,他一共上过八个处女。

他很喜欢红色,对红色极为迷恋,尤其是处女之红,更加让他迷醉。

在外人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红花状元,可他更喜欢自己给自己起的另外一个名字:天台上的禽兽。尤其是在做那件事的时候,让身下的女人喊他禽兽。

现在,他又要做禽兽之事了。

他伸出手去,放在了莫小花柔嫩的肩膀上。

莫小花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但贾阳的手放上来的刹那,她还是觉得像触电一样,立刻浑身都抖了一下,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将贾阳的手给甩开了。

这个男生让她觉得恶心,浑身上下都排斥着他!

贾阳立刻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

莫小花咬了咬唇,她肯定不能明说是嫌她恶心,只好说了一句,我有点紧张。

贾阳又笑了:“嗯,可以理解,第一次都紧张。没关系,慢慢来,我可以引导你,一点都不会疼,还会让你特别舒服哦。”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将手伸向了莫小花的领口。

刚碰着,莫小花却又往后退去,简直就是本能反应!

贾阳瞪着眼睛:“小姑娘,我可没空陪你玩,你要是不愿意就直说,我可不会强迫你,我可以现在就下去揍左飞!”

“不好意思。”莫小花低下头:“还是有点紧张,能让我放松一下么。”

贾阳看看表:“给你一分钟时间,你要是还不愿意,我可就走人了。”

莫小花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贾阳看着表,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他从不强迫别人,这也是他当上老大以来只上过八个处女的原因。如果采取强迫手段,这个数字估计能加个零,当然,那样那就得坐牢了。

贾阳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犯法的事他可不会去干。

“时间到了。”他说。

莫小花没有吭声。贾阳走过去,再一次将手伸向莫小花的领口。

而莫小花再一次退开,这种本能反应好像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贾阳气炸了,他虽然喜欢处女,但耐心也是有限的。他摊摊手:“好啊,没的谈了,再见,我这就去收拾左飞,再踹下他一颗牙来!”说完,他转身就走,朝着铁门而去。

“不要!”莫小花喊了一声,泪水渗出了眼角。

背对着莫小花,贾阳露出一抹邪笑。阵东广亡。

接着,他又转过头来,不耐烦地说:“那你到底是干不干?”

莫小花咬着唇,点了点头。

贾阳指着她说:“最后一次机会啊,你要是再躲,我真就下去收拾左飞了,而且打的比以前几次都狠!”

贾阳走过来,再次将手伸向莫小花的领口。

还未触及,莫小花突然又往后退去,贾阳正要发怒,莫小花喊道:“我自己来!”

贾阳把手收回来,笑着说道:“好啊。”

看着一个女人慢慢脱光自己的衣裳,也是一件相当美妙而享受的事情。

尤其是这风刮的这样凌冽,当她脱光衣服的时候,势必会冻得浑身哆嗦,贾阳承认自己喜欢看到这种景象。

“快脱!”贾阳瞪着眼。

莫小花颤抖着伸向自己的领口。冬天,有个优点就是穿的多。莫小花先把围巾解下来,然后又去拉棉衣的拉锁。拉开之后,里面露出一件纯白色的紧身毛衣来。莫小花的胸不算大,也不算小,像两个隆起的小山包,胸型完美到足以另任何男人都热血喷张。

贾阳咽了口口水:“继续脱。”

“扑通”一声,棉衣跌在地上。

莫小花颤颤巍巍的,将手伸向自己毛衣的衣摆。作为一个妙龄少女,关于那件事,她幻想过很多次,她幻想过在浩瀚的山川、在美丽的草原、在潺潺的河流,在堆满落叶的树林……幻想的对象却只有一个人。

而无论她怎么想,都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和这个人。

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

可她又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想她喜欢的那个人受委屈。虽然明知得不到任何回报,但她还是执意要这么做。

总觉得,为了他,什么都是值得的。

所谓爱情,大抵就是如此吧。

她来的心甘情愿、视死如归,但真正要到脱衣服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不知是因为害怕、紧张、恐惧,还是因为失去的棉衣的抵御,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她的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

“快脱。”贾阳再一次催道。

她抓着自己毛衣的衣摆,慢慢的、慢慢的往上撩起,一片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纤细的腰肢出现在贾阳的面前。毛衣继续往上撩,越来越多的皮肤暴露在贾阳面前。

贾阳不断吞咽着口水,喉结不时上下翻动。

他上过八个处女,可像莫小花身材这么好的却是第一个。

能上到这样的处女,他觉得很值,哪怕上了以后就死掉,他都觉得值!

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喉咙也越来越干渴,全身上下更是燥热的如同一块刚从火炉里抽出来的铁块。

毛衣继续往上撩着,就快要到胸部位置的时候,莫小花的手突然不动了。

“我,我能再……”

她本来想说,我能再放松一下吗?

但贾阳已经忍不住了,他咆哮着扑向莫小花,犹如一头发狂的狼,一把就将她的毛衣给撕裂了。如此一来,大片的皮肤终于裸露出来,莫小花的上半身只剩一件胸衣了。

莫小花大叫起来,捂着自己的胸部转身就跑。但是贾阳哪里还给她这个机会,他一把抓住莫小花的头发,先是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又伸手去脱她的裤子。

莫小花大叫着,挣扎着,但她哪里是贾阳的对手。

贾阳将她压在冰凉的地上,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一只手去脱莫小花的裤子。

贾阳本来不喜欢动粗、不喜欢强迫,但是今天为了得到这个美人儿,他也昏了头、犯了戒。

莫小花大叫着、痛哭着,她拍着、推着、打着贾阳的头。

而贾阳却不管不顾,一心一意地脱着莫小花的裤子。

裤子的拉链也终于被拉开,贾阳抓住裤子边缘,使劲往下一拽。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天台的铁门也被踹开。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男女男官网网站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