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老一天假都不给我们放,要我们明天就启程到东洋去,没有关系,反正我们这些年东奔西跑的也习惯了。而且,为国家做事,也是我们的荣幸,怎会喊一个累字?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魏老让猴子ォ黄杰ォ郑午三人到东洋去和马杰汇合,单单把我留了下来,还说有任务要给我!

我当时就懵了,这是要将我们拆开?

我们几人经过数年的磨练,虽然各自都能独当一面,可毫无疑问的是,我们五个人结合在一起方能迸发出更加巨大的力量。这一点,魏老应该也是知道的,可他为什么还做出这样的决定?

有什么事,非要我去做不可?

而且我在11号训练营训练了这么长时间,每天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和能力。甚至抽空还和猴子学习日语,都做好了到东洋去的准备,怎么关键时刻反而把我给搁下了?

难道是魏老对我的表现不满意,不愿意让我去东洋了?

不要啊!

不光是我不愿意,猴子他们也不愿意。猴子刚准备说话,魏老就看出了他的意思。摆摆手道:“不是说不让他去了,是你们几个先去,他在这边做一些事情,随后再去和你们汇合。”

原来如此。

我们几人都松了口气,这么多年每天都在一起,突然分开还有些不习惯。既然只是暂时的,将来还要汇合,那就还好。猴子他们还羡慕起我来,说我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见王瑶,去见家人。

如此说来,还真是塞翁失马ォ焉知非福。猴子甚至还打趣地问魏老,说什么任务,成人福利网站网址还非得左飞去做,能不能让我换他?

魏老却是摇头,说不行,这是早就定好的,不是什么大的任务,左飞做完以后就能到东洋去,应该很快。

郑午一拍大腿,说是吧,因为任务不难,所以才让左飞去做的。

我只能呵呵。

既然是定好的,那就没办法了,大家也就接受了魏老的安排。

这样的话,今天就是猴子ォ黄杰和郑午三人在华夏的最后一天。一天时间实在太短,本来干点什么也不合适,还是张宇杰够仗义,竟然动用了私人飞机,还特批了两条航线,送猴子和黄杰回龙城,送郑午去南京,分别去见老婆ォ孩子和女朋友,这见一面可真够贵的。

我没动地方,还在京城呆着,反正我还要在华夏呆一段时间,有的是机会去见王瑶和我爸妈。我就在星火基地的房间里,给我妈打电话,又给我爸打电话。

我妈一年没有见我,想我想得都快哭了,可是唠了好长一段时间,差点把我手机的电都给耗完。至于我爸,他好像挺忙,只说了句“哦,你回来了,好的”就挂掉了,再打电话,他直接就不接了。是亲生的吗?

有个日理万机的爸爸也是服。

当天晚上,我没什么事了,便到外面去溜达了一圈。

潮阳区的老大当然还是大鱼,不过我并没有联系他,也没什么事是吧。不过街面上跑的小混子ォ小流氓,我倒是都不认识了。毕竟一年不在这地方混了,街上的人更新换代也不稀奇,哪个正常人会真的在这行干一辈子啊?不过都是些十八九岁的小年轻头脑发热罢了。

好在,这样的年轻人永远不缺。

一个人在街上溜达确实有些孤单,不过想到接下来还要孤单一段日子,还是要尽早适应才行。毕竟我也大了,二十二岁了,不能再像年少的时候那样动不动就矫情。

第二天一大早,猴子ォ黄杰ォ郑午三人又被私人飞机送回来了。在等候魏老的过程中,猴子提醒我说,总觉得这次怪怪的,不管随后魏老会分配给我什么任务,让我一定小心。

我说好的。

过后不久,魏老便来了,没说多余的废话,直接将猴子他们带到了某个从不对外开放的小型机场,所有的出关手续ォ合法身份都已办好,直接登机走人就行。

东洋能往咱们这边送人,咱们当然也能往那边送人,数百年来,两国的交锋从未停过。

我也到机场去送了他们,亲眼看着他们登上舷梯走上飞机。

没有过多离别的话语,只说了两个字:保重!

猴子点头:等你。

飞机起飞之后,我便转头看向魏老:“魏老。您将我留下来,到底有什么事?”

魏老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过多的废话,只说你跟我来吧!

出了机场,一同前来送行的张宇杰乘坐其他车子离开了,而我随着魏老登上了他的红旗轿车。我还是第一次坐上正国级干部的座驾。心情说不激动那是假的,不过我尽力保持面色平静。

车子前后都有护卫,一路上根本没有塞车ォ堵车的现象发生,所有车子一律让行。车子驶过长安街,一路开进中海别院,我又有点激动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进来这种地方,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最近也不过在门口呆过而已。

进入中海别院之后,车子的速度放慢许多,我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看着车窗外面的环境,这里就是中央领导办公的地方啊。果然十分威严ォ霸气,随便一个保镖看上去都气势不凡!

如此,我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魏老到底要交代我什么事情,竟然要到中海别院来说?

车子开了一会儿,便停在一方小院门口。小院看上去普普通通,和京城巷子里那些老的四合院感觉也没什么不同,可隐隐又觉得充满王者之气,不知是不是心理效应。

开门下车,司机又把车开走了,魏老则引着我进了院中。推开一扇小门,便进入了主屋之中,也就是魏老的办公室。办公室看上去也很朴素,一面书架和一张办公桌,还有一张沙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看上去还没有个小县城的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排场。

而在办公桌之前,站着一个背对着我们的ォ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

看背影我还有点疑惑,待他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就完全惊了。

竟然是我爸。

一年没见我爸,我爸基本没有变样,反而感觉比以前更精神了。

我爸看到我也很吃惊,不过他并未理我,而是“啪”地冲魏老敬了个礼:“魏老!”

魏老点头。说坐吧,等很久了吧?

我爸道:“不久,刚来一会儿。”

魏老指了指沙发,让我和我爸都坐下了,而他则转身走到了办公桌后坐下。我和我爸都觉得能在这种地方见到对方实在太过惊讶,愈发觉得此行有点怪异。所以只是眼神接触了一下,便在沙发上正襟危坐。

看到我俩,魏老噗哧一下笑了出来,说你们父子两个,见了面都不说话的吗?没事没事,也别太拘谨了,都一年没见了是吧。

我和我爸才稍微有些放松起来,不过还是没有说太多的话,他说我黑了,我说他瘦了,都是废话。魏老笑吟吟地看着我们两个,说道:“将门虎子。好啊!老左,你的儿子很不错!”

我爸赶紧说道:“都是您栽培出来的。”

魏老点头,说好了,不说闲话了。左建国,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手续办得怎么样?

我爸点头。说知道了,手续都办好了,今天下午就能就职。

手续?就职?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爸的工作又调了吗?

看出我的疑惑,魏老说道:“左飞,恭喜你父亲吧。他出任潮阳区公安局局长了。”

轰!

我的脑子就跟被雷劈了一下,潮阳区的公安局局长?我爸?我去,从龙城的副局长,直接调到京城当局长,这哪里是高升,简直是飞天啊。这速度匪夷所思地快啊?

而且,潮阳区的局长不是叶嘉么?我爸来了,他去哪了?

我想起来以前陈老准备搞掉叶嘉的事,看来现在终于动手了么?可是,叶嘉被搞掉之后,为什么会是我爸上位。难道是魏老有意扶持自己人?确实,如此安排的话,潮阳区黑白两道都在魏老之手了。

好手段啊!

总之在一瞬间里,林林总总的思想窜入我的脑海,当然我不可能当着魏老的面问出这种问题,因为这些都太敏感了。魏老让我恭喜我爸。我当然要照做,所以便看着我爸说道:“爸,恭喜你了!”

我爸并未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面沉如水,好定力!

一般人面对如此升迁,怕是要高兴坏了吧?

魏老继续说道:“左飞,你父亲刚刚上任,你又对这里很熟悉,应该多帮衬着他才是啊!”

我说好。

这是当然的,这边的地下世界既然归我管辖,我爸又来当公安局局长。我不帮他谁帮他啊?

魏老点头:“那这几天,你就哪都不要去了,多帮帮你父亲吧。”

这就是魏老说的任务么?

果然简单,又非我不可啊!没想到我和我爸还能合作一回,实在太有趣了。

如此,魏老又交代了我和我爸一些事情,便让我们两人出来了。我俩出了中海别院,我没开车,我爸也没来得及配公车,所以还要打车到市委组织部去报道。

在路边等着的时候,我还挺兴奋的,说爸,魏老手段真高,一下就控制潮阳区的黑白两道了!

我爸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你真这么想?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

我爸道:“你觉得,其他几位老人,会让他这么做么?这可事关他们的安全啊。”

我皱起眉头,说您的意思是?

我爸抬起头来,目视远方:“我,是人质。”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