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问王瑶,那天开枪杀掉牛志奎那俩人呢?

王瑶说跑了,当天就跑了,一点线索都没留下,车子也被警方扣掉了。我有点震惊,王瑶他们打听不出来就算了,警方竟然也束手无策,北街背后那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我说那现在怎么办?王瑶说不知道呢,等猴子的消息吧,或许他能有什么收获。

我们这里面,猴子是公认能力最强的一个,身份特殊、背景神秘,做事不走常规,大家没辙的时候一般都是指望猴子,这已经成为习惯了。

我说好吧,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王瑶神神秘秘地问我,左飞你特别想当北街老大啊?我笑着说可不是嘛,这样才能配得上你嘛。

王瑶伸手打了我一下,我爸正好端着菜出来,看到这幕又回去了,说你们继续、继续。我哭笑不得地说,继续什么啊,让她继续打我啊?

我爸说对,你就欠揍,就该让王瑶多打几回。你听听,这像是亲爹说出来的话吗?

王瑶乐了,说叔叔我不打他,您快出来吧。

然后王瑶便站起来去帮忙端菜,我就慢了一步而已,又被我爸骂了一顿,说我没眼色、不机灵,比起王瑶来差远了。我气的呼呼直喘,说到底谁是你亲儿子啊?

王瑶好长时间没来我家了,我爸我妈真把她当个宝贝,不停地给她夹菜,问这问那。王瑶的嘴也甜,把我爸我妈哄的高兴。我妈就拉着王瑶的手说,闺女啊,你俩一到年龄啊,就赶紧嫁过来,咱家不愁吃、不愁穿……

“啊!”王瑶突然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我惊讶地问,把我爸我妈也都吓了一跳。

王瑶面色发白,指着窗户说道:“林……林可儿!”

我的心里一跳,赶紧看向窗户,哪有什么林可儿,王瑶哆哆嗦嗦地说:“走了,闪了一下,就走了!”

我走到窗边,仔细看了看左右,确定没有什么林可儿,返回来说王瑶你看错啦,外面没有林可儿。王瑶摇着头说不可能,她真的看见林可儿了。

我爸我妈都挺惊讶,好奇地问我林可儿是谁。我说没事,是我们一个同学,王瑶看错了。王瑶摇摇头,说她没看错。我爸我妈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我说我带王瑶进里面休息一下,便把王瑶带进我的卧室,关上了门。

王瑶拉着我的手说:“左飞,你要相信我,我真的看见可儿了。”

我认真地说:“王瑶,我家是六楼。”

“……”王瑶无话可说了。

我安抚了她半天,王瑶终于接受了自己“看错了”的这个事实。

“可能是阿姨叫我嫁进你家,我心里一虚,就产生幻觉了吧……毕竟这本来是可儿应该享受的福气……”王瑶揉着自己的头,一脸苦恼的样子。

看着王瑶这样,我也挺心疼的。我琢磨着得尽快找到林可儿啦,否则这样下去非把王瑶折磨成精神病不可,这是王瑶心里最大、最大的一块心病了。我希望找到林可儿,三个人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最好是林可儿已经有男朋友了,那么到时候对我们三个都好,是吧。

王瑶的脸色恢复正常后,我才又把王瑶带出去了。王瑶跟我爸我妈道了个歉,说刚才不小心看错了,还以为她一个同学在窗户外面。我爸和我妈对视了一眼,说没事,继续吃饭吧。吃过饭后,王瑶要走,我把她送下楼,看着她开车离开,才又返回家里。

不用说,我爸我妈都在等着我了,开口就问:“左飞,怎么回事?”

王瑶刚才表现的确实有点失态,就跟犯了精神病似的,也难怪我爸我妈会疑心了。而我爸我妈又是聪明人,想骗他们也没那么容易,而且我也担心他们乱想。思考了一下,还是把我和王瑶、林可儿三人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了。

其实这事,放在哪都是个挺普通的三角恋,顶多是我起初花心一点,吃着碗里的的瞧着锅里的,叫旁人听了,会给我打上“渣男”的称号。但事情能到现在这步,还是王瑶和林可儿性格迥异的缘故,一个把姐妹情谊看的比天还大,一个性子倔强固执的叫人害怕。

我爸我妈听完以后,都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我看着我爸,我妈也看着我爸。在这个家里,我爸是绝对的一家之主,我们犹豫不决的事都是我爸决定,而他的建议也往往一针见血。

我爸也是沉思了好久,才说道:“那个林可儿,长得漂亮吗?”

我:“……”

我妈:“……”阵丸妖扛。

我妈打了他一下:“你能正经点吗?”

我爸说怎么不正经了,这个问题很重要的好不好,严重决定了我要站在谁的那边!我妈又打了他一下,说你少废话,必须站在王瑶这边,林可儿长的再漂亮也不行!我爸说你之所以选择王瑶,是因为你先入为主了,一开始见的就是王瑶,所以你才很喜欢王瑶。但万一你见过林可儿之后,又很喜欢林可儿怎么办呢?我们要冷静一点,不要意气用事。

我妈说人有感情,所以才意气用事,如果干什么都很理智,那跟冷冰冰的机器人还有什么区别?反正我就相中王瑶了,你赶紧给出出主意,看看怎么帮王瑶解开心结!

我爸没搭理我妈,继续问我,林可儿长得漂亮吗?

我也是无语了,眼见着我爸和我妈越吵越凶,我想起王瑶空间里有林可儿的照片,便用手机打开了给他们看。两人看后都沉默了,我妈说:“是挺漂亮的哈。”

我无力地把头垂下去了。

我爸说:“怎么样,现在改主意没?”

我妈说:“不改,还是王瑶……不过,这个可儿也可以啊,一起娶回家多好?”

我又无力地把头垂下去了——这才是亲妈啊。

我爸又问我选谁,我比我妈可坚定多了,直接就说王瑶。我妈把照片放到我面前,问我不考虑考虑?我看着林可儿精致的脸,心里还真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又说:“就王瑶!”

我爸一拍桌子,说好,既然如此,就给你提个建议。

我赶紧洗耳恭听,我爸说,他认识一个不错的心理医生,可以带王瑶过去看看,帮她做一下心理疏导。我赶紧摆手,说算了吧,叫王瑶去看心理医生,她还不杀了我啊?不行不行,算了算了。

我爸说这个问题可大可小,小的话王瑶自己就能化解,大的话就会发展越来越严重,出现严重的幻听和幻视,到时候再治疗可就晚了,反正你多观察着点王瑶,可别让她真出了什么问题。

我说我知道啦。想到那么强大的王瑶竟然能也出现心理问题,也让我心里感觉挺难受的,希望她只是偶然吧,别常常发作就好。

偶然的幻听和幻视,肯定谁都有过,记得我小时候,无意中连着三天都捡到了钱,那之后就跟走火入魔似的,走哪都觉得地上有钱,过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

不出几天,王瑶也叫我去她家吃了次饭,当然也是她爸的邀请。

吃饭的时候,我就不停地观察王瑶,看看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还好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正常。王红军见我一直玉米视频成年版app下载看王瑶,还以为我特别痴迷她闺女,开心的他乐呵呵的,还让我好好学习,早点毕业了迎娶王瑶。两边家长都是一条心啊,就是王瑶过不了这道坎儿。

距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猴子终于再次把我们召集到一起了。

还是张大贵的会所顶层,我、猴子、黄杰、王瑶、毛毛、郑午,六方会谈。

大家到齐了以后,猴子将一本册子丢在桌上。

我一下就激动了,看来这是那个老大的资料了啊,我就知道猴子出马一个顶仨!人家可是有个情报系统,影子啊,多牛逼,黑道家族才有的配置啊!一心想当北街老大的我当然最心急了,第一个就把那册子拿起来看。

一翻开,我就愣住了,竟然是一页页的白纸,其他人也都看见了,迷茫地看着猴子。

猴子叹了口气:“一无所获啊,此人藏的极深,根本就没有露过面,大部分北街的流氓都没有见过他。而且他似乎铁了心要做隐士,在背后操纵一切,也不跟其他三个城区有任何来往,到现在也没和王瑶、毛毛、黄杰联系过。”

王瑶、毛毛、黄杰三人都点头,表示猴子说的没错。

王瑶说她曾经派成哥到北街当地去拜访,却碰了个钉子,人家连面都没露,就让小弟把他打发走了。毛毛和黄杰也说有过类似经历,对方根本没有来往的意思,还说以后禁止其他城区的混子到北街去。

郑午一听就火了,骂道,妈的,架子倒不小,咱们联合起来,血洗北街算了!

自从大军放言要血洗三中之后,郑午就学会这个词了,动不动就血洗、血洗的。

大家都看着郑午,郑午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知道对方有枪,而且不知道有多少枪,不适合贸然进攻,你们别这样看我好吧?”

“当然,也不是一无所获。”

猴子接着说道:“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也是个少年,和咱们差不多的年纪。”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