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者号奥术塔内。

浩瀚的星河在眼前飞逝,璀璨星光在远处连成了一片凄迷光带。

遥遥望去,周边已经变成了一片五彩斑斓的奇异世界。

如果放在过往,这样美丽的奇景早就引发众人慨叹连连,从而引出无数深邃玄奥的话题。可是今天,所有墓园高层都各据一角,默默地为即将到来的收官之战做着各种准备。

虚空非虚!

一片片浩荡的能量潮汐在广阔无垠的星海里跌宕起伏,到处都能看到一团团绵延数万里的可怕虚空风暴。而开拓者号奥术塔就在这一团团虚空风暴的边缘艰难跋涉前行着,循着一条诡异路线穿梭在一个又一个险地之间。

指引奥术塔飞行的有两位,一位是那个冷口冷面,脖项上挂满了五颜六色魂晶项链的恶魔少女莫莉卡,而另一个则是刚刚臣服大墓园的脑虫阿方索。

它们两个,一个是凭借着对至高主脑半位面气息的锁定来追踪其飞行轨迹的,而另一个则是依靠对虫族将军灵魂气息的感知而遥测方向的。

双方所用的手段虽然不一,可两‘人’指引的路线却几乎完全一致。

综合了两位‘带路党’的信息,铁头人伊萨亲自操控着奥术塔,小心谨慎的穿行在域外星海之中。只有在它的操控下,奥术塔中枢控制水晶才能够以每秒数万条信息的速度应对着眼前危险而复杂的局面。

那个夺心魔一族的至高主脑已经成功‘劫持’了虫族将军库林纳克斯。

不问可知,对方肯定在一边疯狂逃遁的同时,一边努力的掌控着那位虫族将军。一旦让它的诡计得逞,大墓园的敌人就要从一头只懂蛮力的大虫子变成暴力狂加邪恶大脑的结合体了。

不过那个至高主脑充其量也只是一位巅峰传奇,想要顺利洗脑一位虫族半神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个过程的凶险只是想想就令人胆战心惊,想要顺利实施更是困难重重。

大墓园曾经聚合了所有龙巫妖对此事进行预言,预判那位至高主脑成功的几率都超不过17%。按理说,如此小的成功几率,智者不为,应该不至于引得那位至高主脑利令智昏的去做傻事。

可是从对方甘愿拼得鱼死网破,甚至宁愿把十几位传奇级夺心魔长老舍弃在精灵战场也要卷走这位虫族将军,大墓园就从里面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大墓园的预言有问题!

对方手中肯定还隐藏着大墓园所不知道的未知底牌,而且这个底牌还能躲过克莱恩位面意识,让所有人对夺心魔的预言都出现极大偏差。

正是出于对夺心魔一族的极大警惕,才让整个大墓园陡然紧张起来。为此甘愿放弃精灵战场的收宫扫尾,也要把绝大部分高层战力抽调出来对着至高主脑狂追不舍。

而在浩瀚星海的另一处地域,一个面积广达百米的巨大光罩同样也在凶猛暴虐的虚空风暴里艰难跋涉着。

光罩之内,密密麻麻挤满了各等阶的强大天使,以及数量众多的红衣大主教、神恩骑士、圣殿骑士、圣阶主教。放眼望去,他们之中实力最弱的一个也有圣阶实力,放在克莱恩位面任何地域,都是跺一脚天地乱颤的强横之辈。

可在这里,他们却成了最底层的士兵,只能围聚在外围,努力把自己体内神术力量灌入防护罩内,以撑持着这道单薄的魔法防护。

没有飞天遁地的奥术塔,没有功能完备的半位面,这些克莱恩位面的神术者一旦来到域外虚空,也就成了赤手空拳的冒险者,只能以这种方式硬闯一个又一个的虚空风暴。

而在他们队伍核心处,三个浑身散逸着神性光辉的高大身影正默默杵立着,推动着整个神术光盾承载着近百名成员飞渡一片片域外虚空。

此刻在光罩之内,即便是那些传奇级的高阶天使,也都俯首跪拜在三位‘光人’面前,口中不断念诵着三位强大神祗的神圣之名。

晨光之神洛山达!

战争之神坦帕斯!

公正之神提尔!

为了一举消灭这个对克莱恩位面造成巨大威胁的可恶虫子,三神教背后的神祗终于坐不稳神国,派出了自己的最强分身主导了这场虚空追逐战。

当然,以神祗的一贯尿性,不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是绝不可能出动本体的,能够把最强分身派到如此遥远的域外虚空已经是祗们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祗们派遣到这里的三位分身自然以晨光之神洛山达为主,分身等阶高达29级,而战争之神坦帕斯派遣来的分身只有27级,至于公正之神提尔,祗的分身等阶为28级。

从明面上来看,三人中自然以战争之神坦帕斯的实力最弱。

不过坦帕斯大部分的神职都涉及了战争领域,因此在大规模战斗时,祗所能发挥出来的战力要远高于其他两位神祗。

认真说来,三位神祗的组合中,坦帕斯更像是一位冲锋骑士,而洛山达则是一位专职牧师。至于提尔,则是一位纯粹的圣武士。

三神中,也就提尔拥有着‘惩戒邪恶’的追踪能力,因此为整个队伍指引前进方向的任务也就彻底落在了祗的头上。

相比于大墓园在后面一路尾随,有提尔强大神力支撑的这支教会队伍则能够不断赶超到敌人的前路去拦截。这也逼迫着那位至高主脑不得不频繁的改变半位面前进方向,甚至有时还需要冲进某个虚空风暴里面躲避瞬移而来的教会队伍。

…………

半位面空间内。

这个经过了至高主脑长达数千年辛苦经营的巢穴,已经看不出半丝位面空间的痕迹。任何人骤然闯入其中,都会被这里可怕而奇异的景象所震撼。

整个半位面此刻就像一个巨大的囊泡,里面注满了一种黏腻而浑浊的神秘液体。而那位至高主脑就像一条巨型八爪章鱼缓缓的漂浮在里面,用身下拖拽的数十根长达百米的脑梗掌控着半位面里面的一切。

至于那个传送进半位面的虫族将军库林纳克斯,则像失去了意识般一动不动的锚定在囊泡中心区。伤痕累累的残破虫躯里正有大股大股的虫血散逸出来,与黏液搅浑在一起,把囊泡内部搞得更加浑浊不堪。

虽然对方已经被自己布置的灵能法阵拖入了多重梦境,可是至高主脑依然不敢大规模的意识入侵,只能悄悄的把一根脑梗探入对方的虫首,缓慢且谨慎的剥离着对方的意识波动。

这样的半神强者,对于危险的直觉是异常敏锐的。

只要自己的举动能够危害到它的生命,哪怕再深的梦境,也困锁不住它的灵魂意识。所以,至高主脑的一举一动都要小抖陰app心翼翼,一方面它需要撑起一道心灵屏障,以隔绝库林纳克斯与外界的灵魂感应,另一方面它又要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意图,改以一种伪装过的意识波动缓慢侵蚀对方的心灵防线。

对方虽然残肢断体,并且实力大减,但是之前搅闹克莱恩位面的赫赫凶威仍在,虫族暴虐的杀戮本性仍在。所以哪怕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凄惨得不能再凄惨的虫族将军,至高主脑依然不敢有丝毫轻忽大意,反而更要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要引起对方的本能反击和危险直觉。

可惜,残酷的现实不允许它如此的慢条斯理!

来自两大势力的追踪部队已经数次接近了半位面,这也逼迫着至高主脑只能铤而走险,一边加快速度侵蚀库林纳克斯的心灵,一边驱使着半位面闯入一个接一个的虚空风暴边缘区域。

浩浩荡荡的虚空飓风足以把任何物质撕得粉碎,而以半位面的脆弱防护只适合停留在风暴强度稍弱的位面间层。一旦闯入域外虚空动辄绵延数百万公里的虚空风暴之中,轻则是位面破损,物质流失,重则是支离破碎,尸骨无存。

然而即便这样的死亡之路,也无法彻底摆脱两支强敌的追踪。

敌人越追越近了!

分神感知着外界动静的至高主脑狠狠的一咬牙,终于‘船头’一掉,向着虚空风暴最猛烈的区域急冲而去。

无尽的域外虚空之中,大墓园的奥术塔和三神教的教会队伍同时赶到了这团浩浩荡荡,绵延几达万里的巨大虚空风暴边缘。

看到那个微不足道的黑色小点缓缓没入能量风暴最狂暴、最肆虐的区域,在场的所有强者都不由得眉头大皱,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至高主脑是准备拼死一搏了啊……

每个虚空风暴都和自然界的龙卷风一样,有外围的平缓区,有中部的狂暴区,当然,也少不了风暴核心的平静区。只要这个至高主脑运气好一点,驾驭着半位面能够躲到风暴核心的平静区,自然就能给自己争取到一段不短的‘发育时间’。

哪怕大墓园和克莱恩位面三神都追到了这里,他们敢不敢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深入虚空风暴依然是不可预知的。毕竟这是在赌命,赌运气,即便是那位至高主脑,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够从虚空风暴的狂暴区活着逃出来。

所以,至高主脑选择了赌命!

而接下来,就要看两大势力准备如何选择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