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雪狼这话,我的心中便是一惊,这还叫不能透露?简直要指着猴子的鼻子说就是你了。猴子能做龙头,这当然最好,黄杰掌控青族,猴子把握洪门,我们战胜一统东洋地下世界、战胜樱花的胜率也就越大。

然而当我看向猴子的时候,猴子却轻轻摇了摇头。

我还纳闷怎么回事,再一看大堂众人,发现他们的目光并不完全集中在猴子身上,而是分散性地来来回回盯着几个人看。猴子悄声说道:“入帮时间不久的并不止我一个,还有黄旗旗主花断风。入帮不过三年;以及旗主吕春秋,入帮五年而已。这两位旗主都是人中龙凤、当世豪杰,萧龙头生前都很倚重他们。”

话虽如此,可大部分人的目光还是集中在猴子身上,因为要论入帮时间最短的还是猴子,不过几个月而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龙头继位人要在他们三个之中产生了,因为其他旗主入帮时间都在十年以上,怎么算都不在范围之内,已经被剔除出去了。

得到雪狼的暗示,众人似乎并不算太惊讶,因为这很符合萧落雨的做事风格:萧落雨提拔人才一向不看资历。只看能力,从猴子刚入门就能做蓝旗旗主便能窥斑见豹。

要在青族,这是无法想象的事黄杰因为是赵春风的干儿子,所以才走了捷径。

所以萧落雨能写下这样的遗书,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但大部分人不惊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惊讶副龙头白震直接傻在当场,他既不是八旗旗主之一,又入帮超过二十年,怎么算都轮不上他。

白震一脸错愕,先前还涕泪交加地哭诉萧落雨一死,洪门的大任便落在了他的头上,似乎龙头之位已如探囊取物。哪里想到雪狼突然杀了个回马枪,直接把白震给涮下去了。

现在他是真的想哭了。

“雪,雪狼,龙头的遗书里没提到我么?”白震结结巴巴地说着。

“副龙头,三天之后自有分晓。”

雪狼说完,便不再搭理白震,而是安排起了守灵事宜,以及接下来的丧事安排。八位旗主当然要轮流首领,还有专门负责外交事宜的赤旗旗主,要尽快通知东洋的达官政要、黑道巨擘,三天后来参加萧落雨的葬礼。

雪狼交代完这些,又让白震以副龙头的身份说几句。白震说起官话来一套一套的,讲龙头刚刚去世,大家要稳定人心、内外团结,千万别让外人钻了空子云云,携手共同走过这个难关,直到新的龙头上任。

不过一想到新的龙头将在面前的八位旗主之中产生,哦不,是三位旗主,还个个都很年轻,两个三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三天后就要成为他的顶头上司,白震就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煮熟的鸭子飞了,是谁谁不火大?

之后留下守灵的负责接待源源不断地来上香的,其他人便先行散了。猴子的蓝旗分部虽在北海道,但在总部也有他的办公室,而且是占了整整一层。猴子将我带到一个房间,让我好好休息,便披了大衣下楼。

我问他去哪。他说他去守灵。

我挺纳闷,说守灵的不是已经安排好了,现在还轮不到你当值,怎么就去?

猴子叹了口气,说他做蓝旗旗主的这几个月,因为时不时地要和萧落雨交流,才发现二人志趣相投,不光性格上有很多相像之处,在很多事上的见解和认识也都一致,可谓知音,不知不觉就成了忘年交。

所以在猴子心里,萧落雨不是他的上司,而是他的兄弟。

现在萧落雨突然病逝,猴子自然觉得十分惋惜,便想好好送他一程,所以才心甘情愿地去守灵。我想起那天晚上在车里和萧落雨短暂地聊天,在战争时期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洪门虽然被国家清扫出门、驻扎海外,但是萧落雨从未怀恨在心,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只要国家能发展的好,他就感到十分欣慰。

从这点上来说,和猴子是一模一样的,也难怪二人能说到一起去了。

我又问猴子,那我们之前商量的事要怎么办?

猴子说现在基本已经确定,龙头肯定不是白震的了;只要白震不做龙头,那么谁来当都可以;等这件事过去以后,他再想办法把白震这个樱花内奸给铲除掉。

然后又叹气:“怪不得萧落雨以前倚重白震,现在又慢慢远离了他,不是没有原因的,肯定也是察觉到了一点什么。”

我说既然如此,那我留下来是不是没什么用了?

猴子点头,说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的,还说如果我有其他事的话,可以先行离开。我说我没什么事啊,还是留下来陪你到三天后吧,等到最后的结果我也安心。

猴子说行。然后就披着大衣离开了。

说来也巧,猴子刚走,我就接到了清田次郎的电话。他问我在哪,我说我还在本州追杀田正。清田次郎说奇怪,问我不是那天就抓到田正了吗,还在田正身上看到了樱花纹身。

我一听清田次郎这语气就觉得不对。感觉他有点怀疑我了,便说田正狡猾,又让他给跑了。然后又让清田次郎放心,说我一定尽快完事,尽快回北海道去交差。

清田次郎沉默一阵,说:“田正能在青族做九年太子。本事当然是不一般的,要想杀他确实费劲。但是左飞,这件事你要做得越快越好,避免再生出其他事端,知道了没?”

我感觉清田次郎这话里有话,似乎在暗示我什么。便认真地说:“放心吧清田先生,我会尽快回去。”

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心想,反正洪门这边没什么事,白震是铁定当不上龙头了,我在这呆也是白呆。不如早点回去交差,免得清田次郎多想,还给那些家伙落了话柄。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去一楼的灵堂去找猴子。因为太早,灵堂里也没几个人,本来安排值班的黑旗旗主也不在场。估计悄悄回去睡觉了。我绕着灵堂转了一圈,才发现裹着大衣的猴子,正靠着萧落雨的棺材在呼呼大睡。

萧落雨是他的知己,他肯定不会害怕。

我过去把猴子摇醒,说了一下我的情况。

猴子立刻起身,说行,让我有事就先回去。然后又说:“吃个早饭再走吧。”

我便随着猴子来到餐厅,这里的人依旧熙熙攘攘,不过大多脸上挂着哀伤,整个气氛也十分凝重。早餐的菜色以清淡为主,少见荤腥,我和猴子各打了一份饭菜坐下,一边吃一边聊着。

正吃着,猴子突然接了个电话。

接完电话,猴子的表情变得极为凝重。而我同时也发现,餐厅里起了一些骚动,好多人都往门外跑去。我连忙问猴子怎么了,猴子答:“黄旗旗主花断风。今天早晨出了车祸,已经不治身亡”

我的眼睛一下瞪大,心里也砰砰直跳。

昨天晚上,雪狼刚刚暗示过龙头继位人的可能人选,将会在花断风、吕春秋、猴子三人之中选出,然而今天早上。花断风就出了车祸身亡,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

凭借我们多年的经验,这其中必定有鬼!

我压低声音说道:“谁干的,白震?”

猴子咬着牙:“十有**是他,就算不是他亲手干的,也是他安排的人!”

我皱着眉。说白震既然下手,就一定会做到底,那你和吕春秋恐怕也有危险,现在怎么办?

猴子摇头,说萧落雨刚病逝,花断风又车祸身亡,洪门现在真的要处在风雨飘摇中了不能再死人了,否则洪门会加速崩溃!新的龙头出来之前,咱们要阻止这一切!

我们立刻起身。

花断风的死很快传遍整个洪门。

调查结果出来,花断风是醉男女男胡萝卜在线观看驾,自己撞断了栏杆,冲到了天桥下面。有些人说,是因为龙头之位有可能由花断风接任,他兴奋之下,便去喝了花酒,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故。

但猴子坚称绝对不是这样,他和花断风有过一些交往,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更不可能在萧落雨死的当天晚上还去喝花酒。

昨天才经历过萧落雨之死、还处在巨大悲痛中的洪门成员,没想到噩耗接二连三地传来,众人都是十分震惊且难过。尤其是黄旗成员,更是个个陷在悲怮之中,而且还聚众包围了最初收留车祸之后的受了重伤花断风的医院,意欲把怒气发泄在医院和医生身上,准备把医院给砸了。

最后竟然是被白震劝回来的。

虽然龙头之位已经确定和白震无缘,但他好歹也是副龙头,仍旧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在他的安排之下,萧落雨的灵堂旁边,又起了一座小点的灵堂,用来安置花断风的尸体。说要和萧落雨一起下葬。

之后,白震还怒斥了一些传言,说花断风并非醉酒驾车,而是因为伤心过度,才不小心驾车撞下栏杆;还说花断风是幸运的,能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到天国去追随龙头。

我和猴子冷眼看着他表演。心里已经恨不得将他剐了八百遍。

待众人散了以后,猴子便给马杰打了个电话,让他详细查查花断风的死因,尽量搞来一些切实的证据,这样才能收拾白震。

眼见这又有了事,我也不能再回北海道了。便继续留下来陪着猴子。

下午,马杰便有消息反馈回来,说已经查到了花断风的死因,不过凶手不是白震,而是另有其人!

猴子接这电话的时候,就在灵堂一角坐着。

他刚知道凶手的名字,凶手便走到了猴子身前,说要和他谈谈。

这个人,露着一脸阴沉沉的笑。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