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Id surrender everything,To feel the chance, to live again,I reach to you,I know you can feel it too,……”

Celine Dion高亢、清澈的声音骤然响起,把萧风从睡梦中惊醒。

自从回到银杏村,逐渐定型的生物钟已经让萧风抛弃了闹钟这玩意,每天都是固定在早上七点醒过来。

萧风躺在床上愣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今天定闹钟因为家里要杀猪。

没有太多迟疑,萧风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起来了!

在庭院的水槽用温润的清灵泉水洗了一把脸之后,萧风彻底清醒了过来,毕竟昨天晚上他特别早睡了一个小时,睡眠时间还是足够的。

清灵泉即便在深秋季节仍旧能够保持20度左右的水温,泉水散发的氤氲之气在青石古宅之间蒸腾,让整个银杏村宛若仙境。

这些日子以来,越来越多的游客发现,正是神奇的灵泉再加上鬼斧神工的引水系统赋予了银杏村更多的灵气和生命力。可以说,清灵泉让银杏村拥有了和其他景区截然不同的鲜活,更让人迷醉。

“爷爷,你再睡一会吧!”萧风刚洗漱完,就看到老太爷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我睡眠浅,早就醒了!”老太爷摆摆手,说道:“再说了一会声响震天,我还能睡得着就怪了!”

萧风想想也是,也就没有多说,钻进库房把两口直径超过1.2米的大铁锅扛出来,放在昨天傍晚垒好的简易灶台上。

五点半的银杏村还沉浸在睡梦中,从坝子往下看,只有零星的灯光亮着,树林里的夜枭和虫豸偶尔传来一两个声音,显得更加寂寥。

往每个大锅里灌入四大桶泉水,萧风蹲在地上开始烧火,不大一会功夫灶火熊熊燃烧起来,红色的火焰映红了他的脸庞。

松木很容易点燃,铁桦木烧过之后的木炭能够持续散发强大的热量,因此在松木完全燃烧之后萧风往土灶里放入了一块块劈好的铁桦木。

烧火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要想把火烧好,也还是需要一点经验的,萧风小时候耳濡目染,倒是一点不吃力。

等火烧起来后,萧风拎着手电筒进了菜园,从墙根的几丛玉米掰下了十来个玉米棒,回到坝子上。

坐在一块木桩上,萧风小心地把带皮的玉米棒放在灶火旁,并且不断地翻动,不一会儿一股淡淡的焦香气开始出现。

“九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就在萧风专心致志烤玉米的时候,萧强的声音响了起来。

平时萧强都是在老宅睡的,不过昨天下午他和萧大志到县城去办事,很晚才回来,就住在了山下。今天家里杀猪,他也是定了闹钟,原以为他是最早的,却没有想到萧风已经把火升起来了。

“昨天下午回来的!”萧风头也不回,说道:“听爷爷说你们这几天种树的进度挺快的嘛!”

“烤玉米,味道真香!”萧强搓搓手,拉过一块木桩,一屁股坐下来,说道:“这次是按棵数领钱,乡亲们的积极性挺高,20万棵树苗,不到一个星期就全部种下了!”

从萧家牧场开始开工到现在,历时将近两个月,萧强也从当初懵懂的少年成长为半合格的农场管理者,进步还是相当明显的。

“树是种下去了,但是接下来的日常管理是关键,如何引进技术人才,你要和大志、四哥多商量;另外,池塘、湖泊的扩容、清淤和消毒工作也要抓紧,开春之后就要引入各种水产!”萧强的进步固然可喜,但是萧风也是忍不住在一旁提点,希望他能够把萧家农场管理得更好。

“嗯,我知道了!”萧强郑重地点了点头。

在没有接手萧家农场之前,萧强总以为当老板很简单,像萧风这样当甩手掌柜就可以了,但是身处其中的时候,萧强才知道光彩、潇洒的背后是更多的心血和付出。别看萧风这个大老板过得挺悠哉,但这是建立在他对整个镜湖区域缜密的规划之上。

随着自身体会的加深,萧强对萧风的崇拜与日俱增。

兄弟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火堆旁边的玉米也在不断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勾得两个人的馋虫慢慢冒出来了。

不过还不等他们动手,萧晋旭、萧军、萧剑、萧大志祖孙四人,再加上萧晋明、萧涛、萧海父子以及萧晋昊也陆续抵达了老宅。

每年秋收结束之后,萧家都会在老宅杀猪、腌制火腿、腊肉、灌制腊肠等等,这时候萧家的成年男丁都会出动,这也是萧家数百年来的一个传统了。当然了,因为每年的收成不太一样再加上家族的状况不一,每年杀猪的数量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秋收后杀猪也就意味着银杏村即将进入漫长的冬季!

“大爷,你们来了!”看到大家都到了,萧风站起来说道:“先吃一根玉米,然后再动手!”

“也好!”萧晋旭看看天热还黑,点点头接过了萧风递过来的玉米棒子。

剥去已经烧焦的外皮,已经熟透的玉米粒散发出蒸腾的热气,浓郁的玉米香气扑面而来,让萧风忍不住沉醉其中。

这些玉米是萧风回到银杏村之后,用空间灵泉浸种后种在菜园子的,几个月以来都是用纯正的空间灵泉浇灌,品质可想而知。

萧风轻轻地咬了一口,糯玉米软乎的口感在嘴里爆炸开来,一股说不出的清香也随之出现,让人欲罢不能。

“小风,你这个玉米哪里弄来的,真好吃!”

“小风,手艺不错嘛!”

“九哥,这玉米是菜园做实验的那种糯玉米吗?”

就在萧风陶醉在烤玉米美味的时候,其他人七嘴八舌地对这些玉米发出了自己的感慨,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尝过这么好的玉米。

“这些玉米就是在菜园的试验品,大家觉得怎么样?”萧风又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说道:“开春之后我们可以在农场里套种这种玉米,无论是出售给游客还是对外销售都是不错的!”

萧风这么一说,立刻引得所有人点头连连!

这些玉米不仅味道极好,而且足够成年人胳膊粗细,玉米芯又小,产量肯定不小,若是能够在农场的果园中套种,倒也是一个很好的增收项目。

自从萧风把农场划归到族产中,并且制定了极为详细的奖励条例之后,整个萧家上下的积极性大为提升,大家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让农场尽快实现盈利。萧风的这个建议自然赢得了大家的认可,很快围绕着玉米的种植、销售开始讨论起来了。

大伙一边吃玉米、一边讨论,很快的天色就开始亮了起来。

“开始干活了!”萧晋旭把手上的玉米芯扔进了火堆,开始分派任务了。

“小军、小剑、小涛、小风、小强和大志你们六个去猪圈里把猪抬过来,老二、老三把石台子洗干净,刀准备好!”萧家每年都杀猪,萧晋旭数十年来已经对每一个程序都了若指掌。

念过六旬的萧晋旭自然不用亲自动手,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做好统筹指挥。

至于老太太和老太爷结束了早上的五禽戏锻炼,正站在旁边看一群儿孙忙活,脸上灿烂得像一朵菊花。

萧风几个在大哥萧军的带领下,从老宅边上绕到了后院的猪圈,这里已经有10只本地黑猪在等着他们了。

这些黑猪都是萧家从附近的村寨收购来的,它们从小都放养在高山草甸上,以牧草、中草药、浆果和菌类为主食,没有喂过饲料,一般需要两年时间才能长到200斤。

往年萧家顶多也就是杀上两三头黑猪,有时候这些黑猪都还是自家养的呢。

不过今年萧家喜事连连,萧风决定大手笔一次性杀10头黑猪,既可以让家人们大快朵颐,又能让库房充实一些。

这几年来,由于绿色、健康的饮食概念不断深入人心,这种无激素的绿色黑猪深受姚州、春城高档餐厅的青睐,价格不断攀升。萧家为了这10头黑猪,足足花费了25000块钱,比普通的肉猪高高出一倍左右。

这些黑猪似乎察觉到情况不妙,在萧风等人走进猪圈的时候,就开始扯着嗓子大叫起来了。

这些黑猪整天在草原上奔跑,不仅仅肌肉结实,嗓门也不小,就好像很多高原歌手一样,高音直上云霄!

10头黑猪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就如同合唱团举行演唱会一般,立刻就响彻银杏村,把整个村子都叫醒了。

不过萧风等人丝毫不受噪音的干扰,他们三人一组,看准后就立刻抓住目标,扳倒在地,困住黑猪的四肢和嘴巴,动作异常娴熟。

转眼间,10头黑猪就只能躺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喘息声,视频app下载黄等待它们的将会是雪白的杀猪刀。

接下来,萧风他们开始把捆好的黑猪扛到坝子上,准备动手宰杀了。

这时候,坝子上已经来了好多人,萧家的族人还有村里其他家族的男丁,都上来帮忙了。毕竟,今天整整10头黑猪,萧家的男丁即便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全部搞定。

这也是村子里的一个传统,杀猪的时候,村里的其他人都会主动过来帮忙,一家人在村子里究竟有没有人缘、威望,从这一天就能看出一丝端倪。

随着大铁锅里的水开始烧开,杀猪盛宴就要上演了!(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