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嬉笑着围了上去,老威面色惨白,不断哀求,连"大哥"都叫出来了,他比我们至少大两轮呢。我们见过翻脸和翻书一样快的,但是快到老威这个程度。着实让人钦佩不已。

要说他没骨气吧,这人其实蔫坏着呢,只要给他成人抖音网一点机会,他便立刻反扑、反杀。道上能混出头的不少,方法不尽相同,老威便是其中一种。老威这种人,必须一巴掌拍死,绝不能给他一丁点机会。

我抬起手,扼住了他的喉咙,正要当场结束了他的性命,赵大江拦住了我,说你疯了吗。在公安局里杀人,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也是,我这一激动,把所处的环境给忘了。

我拍拍老威的肩膀,说兄弟,我们在外面等你,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这边可是同州。就算不在局子动手,我们一样有一百种方法置他于死地。我们出了公安局,买了两瓶小酒,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等着老威。

老威不敢出来,央求赵大江关他几天,甚至还交代了自己几桩罪行。赵大江说不行,你是景山那边的,我这不能跨地域追捕,你还是回景山自首吧。

老威坚持要在同州自首,说是可以让景山的警察过来接他。赵大江不理,执意要送老威出去。还派了两个警察架住他,将他扔出了公安局去。

老威一出来,我们几人便迎了上去。

猴子搂着老威的脖子,说老哥,咱们上那边聊聊去呗?

不论新仇或是旧恨,现在都是收拾老威的最好时机,等他再返回景山,再想杀他可就难了。老威也知道跟我们一走,这条小命就玩完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在大街上。人来人往,跪了下来,哭求:"各位大哥,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

老威有五十多岁了。头发都白了一半,平常看着挺彪悍的,现在一哭起来,就像个可怜巴巴的老人了。这么一个老人给我们这些年轻人跪下,可想而知那些路人会是什么反应,于是他们纷纷围了过来,开口便指责我们,问我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欺负一个老人。

我去,倘若跟他们解释,说这老家伙是景山的老地痞,杀过不知道多少人,他们会信吗?四周围的路人越来越多,我们总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杀人,或是强行把老威带走,而老威哭得越发起劲,甚至哇哇的嚎了起来。

老威是东北人,东北人给人的印象都是豪迈而大气的,比如胡刀子,那是真心叫我们佩服,但一方水土养的并不都是一个模子的人,东北也有老威这样死皮赖脸、装疯卖傻、厚颜无耻的老梆子,传出去也是丢东北的脸。

老威脸上老泪纵横,额间皱纹深深,还跪在地上朝我们磕头,恳求我们能放他一马,这场景,简直了四周的路人也就越发可怜起他来,纷纷要求我们立刻放人,甚至有脾气不好的,已经上来撕扯我们几个。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把老威放走。

这是原则问题。

当啷一声,黄杰拔出了他的回龙刀。

"给我滚开!"黄杰凶巴巴地瞪着周围的人。回龙刀本就造型奇特,再加上黄杰的凶狠表情,有道是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四周立刻散开一大片的人,不过远处还是有人叫唤,说反了天啦,在京城的地界还敢动刀,这里还是公安局门口,你让他动动试试!

这人虽然起哄,但是躲在远处不敢接近,只会撺掇其他人上来,但其他人也不是傻子,谁会不要命的冲上来?趁着四周真空,猴子一把提起老威,正欲离开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众人纷纷闪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已经停靠在我们身前。

车窗放下,露出郑天阳郑部长的脸来。

咦,竟然又回来了?

郑天阳冷冷说道:"老威,上车!"

老威面色一喜,说好,便想朝车子跑来,但是猴子抓着老威不肯松手。郑天阳说怎么,要我亲自下去跟你要人么?或者,要不你把我这个政府官员,也给当街杀了?!

现在的郑天阳,又恢复了一脸傲慢的模样,和刚才被龙大帅抽耳光时所表现出的苟且判若两人。杀他,还当街?我们当然不敢,别说当街不敢,就是私底下也不敢啊,这家伙比赵大江的职位还高,倘若我们真敢对他做点什么,恐怕就成全国性的通缉犯了。

所以猴子只能放开老威。

老威连滚带爬的钻入郑天阳的车子,郑天阳看着我们,冷冷说道:"别以为有龙大帅罩着就能为非作歹,京城这地方,可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你们几个好自为之,咱们走着瞧吧!"

说完这番话,郑天阳便踩了油门,载着老威离开。

四周的路人见热闹完了,也纷纷散去,而我们各自一脸严肃。我们当然知道郑天阳刚才那一番话代表着什么,我们就算有龙大帅做靠山,可是在京城这种地方,得罪一个"部长"级别的人物,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和山西不一样,京城这地方,斗的不仅是狠和黑,还有权力,希望龙大帅能撑得住。因为,我们要把京城搅一个天翻地覆

奥迪车行驶在京城的环城高速上,朝着景山平稳前行。

坐在副驾驶的老威小心翼翼地看了开车的郑天阳一眼,郑天阳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掌印,龙大帅的力气太大了,估计到明天也消不了。按理来说,像郑天阳这样的级别,怎么也轮不到他自己来开车的,但是郑天阳不想让自己脸上的掌印被人看到,所以就把司机给赶走了,亲自开车。

车子里只有他们二人,气氛冷的像冰一样。

老威好几次想开口说话,但是又被这冰冷的气氛给憋了回去。

许久之后,郑天阳才咬牙说道:"放心,这个仇,咱们会报的。"

"是,是。"老威心中窃喜。他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而是他和郑天阳两个人的事。混到郑天阳这个级别,哪里会甘心被人甩一巴掌而无动于衷?

按理来说,以龙大帅的身份,给那几个青年说说情,郑天阳自然会顺水推舟做个人情。结果龙大帅着实不给面子,连郑天阳的职位都不愿意了解,一个大巴掌就甩了上来。

——郑天阳活到这么大年纪,还是第一次被人甩巴掌!上页庄号。

这仇,必须要报,不报不行。

"龙万敌"郑天阳把牙齿咬得格格响,"京城比你能耐的人不多,但总归是有的,我看看你能狂到何时!"

老威小心翼翼地问:"能请到吗?"

"能。"郑天阳肯定地说:"龙万敌性子狂傲,得罪过不少的人,只要有心,一定可以。不过不是现在,咱们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伺机而动,免得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嗯。"老威点了点头。

"需要些钱。"郑天阳淡淡地说:"你先拿一千万出来吧,不够再说。"

"哦。"老威心里充满苦涩,颇有种从天堂跌到地狱的感觉。

"那现在我怎么办?"老威问道:"他们不会放过我的,说不定明天就打到景山来了。"

郑天阳哼了一声,只说了两个字:撑着!

因为龙大帅的插手,我们几人的事最终被压了下去,那些媒体记者拍到的画面最终也没有播放出去,连网络上都没有消息,想查,便会断开链接。这就是京城,一个权力滔天的场所。

我们没有停下脚步。

下一步,当然是收拾老威。上次因为郑天阳的插手,我们在同州没杀掉他,现在只能和他正面刚了。老威是景山的地头蛇,倘若我们要到景山,他占着天时地利,确实不太好下手。

尤其是老威现在吓破了胆,出入都严格保护自己,走到哪都带着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十分威武。

好在,他的"人和"没有占到。

可想而知,这样厚颜无耻的家伙,人缘怎么可能会好?老威在景山虽然有权有势,可跟他不对付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景山道上,有名有姓的大哥有十多个,和老威不对付的占到一半,每一个都上过老威的当,吃过老威的亏,做梦都想杀了老威。

我们找到其中一个外号叫眼镜蛇的,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一同干掉老威。

我们之所以选择眼镜蛇,是因为眼镜蛇和老威有着深仇大恨。年轻的时候,老威拐过眼镜蛇的老婆,气得眼镜蛇拿砍刀追了老威十几里地,可惜老威后来越混越好,眼镜蛇便拿他没办法了。

我们和眼镜蛇接触过以后,眼镜蛇表示赶紧弄死老威,他举双手、双脚支持。

我说那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眼镜蛇两眼一翻,说开玩笑吧,我要有主意,早就干掉他啦,还用等到现在?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