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杰从昨天晚上开始,采取亲自盯梢唐西楼的方式,避过了唐西楼身边所有的耳目和探子,像只蝙蝠一样趴在唐西楼家里的窗户上一天一夜,才带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特别好。好到我们忍不住想哈哈大笑。

这个好消息就是,唐西楼把我们赶出晋源区还不够。他还准备赶尽杀绝,灭了我的将军盟。听上去不像个好消息?没关系,还在后面——唐西楼自知不是将军盟的对手,所以准备找一位强大的伙伴共同对抗将军盟,花多少钱也在所不惜。

而唐西楼早就知道我们三大势力是一起的,所以自然不可能去求助孙家和霸王皇权,所以

他把目标放在了迎泽区老大蛇脚的身上。

马杰说,唐西楼和剩下的江湖大哥开会。一致认为拉拢蛇脚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因为蛇脚这人既贪财,又好色,据说常年在外包养女大学生。

几个江湖大哥统统认为,只需要花些钱。再找两个美女陪着,应该就能拿下蛇脚。众人谈的兴起,准备今天晚上就到迎泽区去和蛇脚谈谈。

我们得知这一消息,直接就乐疯了。蛇脚,那尼玛是我的人啊,这家伙确实贪财又好色,但你让他背叛我一下试试?我分分钟都把他的脚给掰断了。

这么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蛇脚可以假意和他们合作,博取他们的信任之后,到时候再来个里应外合,解决他们就相当容易了啊。系叨杂弟。

我正乐的嘴歪,黄杰说你别高兴太早,万一蛇脚真和他们合作了呢?我说他敢!狗日的蛇脚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他敢背叛我?

黄杰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们也有几个月没联系了,谁知道他现在是人是鬼,是不是被权欲和金钱迷花了眼?要不这样,这个事你先别和他说,等唐西楼找过他后。看他会不会主动向你汇报?

我说行啊,等着就等着。

我对蛇脚有信心,我俩那也是从刀光剑影之中一起爬出来的,革命情感相当深了,岂是唐西楼区区金钱和美女就能搞定的?

等着瞧吧!

说完好消息,我又让猴子说坏消息,猴子说不知道是什么坏消息。我说我日,难道马杰没和你说?猴子说是的,马杰没和我说。我被他绕的有些懵,说你刚才说马杰打电话来,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怎么说完好消息,没有了坏消息?

猴子这才正色说道:"马杰只说了好消息,没说坏消息,坏消息是我猜出来的。"

"猜出来的?"

"是的,说好消息的时候,马杰应该特别高兴才对,可是他的语气特别沉重,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咱们。"

"你是不是想多了啊,马杰语气沉重是因为还没从昨天的惨败中走出来吧?小媳妇跟了咱们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有事情瞒过咱们了?"

猴子叹了口气:"希望真的是我想多了。"

说到如何攻打晋源区,昨天我们还愁眉不展,今天就柳暗花明、云开雾散,看来老天对我们还真是不错,唐西楼竟然主动往坑里跳,我们不干掉他都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了。

看来我们一贯低调的原则十分正确,将蛇脚扶为迎泽区的老大,而我们退居幕后更是正确中的正确。一想到在我们和蛇脚的合作之下,里应外合、内外一起行动,干掉唐西楼、拿下晋源区,就兴奋到不行的地步。

当然,黄杰还是不停的打击我,说蛇脚指不定就跟人家唐西楼跑了呐。

我说等着瞧吧,蛇脚不会让我失望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按照马杰提供的消息,唐西楼应该和蛇脚见面了,谈谈如何灭掉将军盟的事情。猴子和黄杰就呆在我的房间里,我把手机认认真真地放在床上,等着蛇脚的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手机始终没有动静。

我一会儿坐着、一会儿站起,一会儿打开电视,一会儿关了窗户,一会儿上个厕所,一会儿抠抠脚丫,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蛇脚那家伙竟然还没有电话过来。

娘的,不会真让黄杰说中,这家伙要背叛我了吧?

不能啊,我和蛇脚那感情,杠杠的啊!成人短视频无限观看免费

他能有今天,也完全是我给的,他好意思背叛我?

正胡思乱想之中,我的手机终于响了。我一跃而起,拿起手机一看,却是个陌生来电,我说肯定是蛇脚借手机打的,便按了接听和免提,结果里面传来一个广东男人的声音:"你好,我系东北黑涩会,你蛾子在我手上"

妈的,竟然是欺诈电话,还冒充东北黑社会!老子哪有儿子!

我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口中还骂了几句三字经,猴子和黄杰乐得倒在床上哈哈大笑。在他们的笑声之中,我的手机终于再一次响了起来,这回看的清清楚楚,正是蛇脚的来电。

"都给我安静!"

我指着手机屏幕说道:"给我看好啦!"

众人安静下来,我立刻按了接通,再按免提,不等蛇脚说话,我就直接骂了出去:"我草你大爷的,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老子等了你一个多小时!"

蛇脚直接被我骂懵逼了,弱弱地说:"飞,飞哥,你等我干嘛啊?"

我说少废话,你先说说打电话找我啥事?蛇脚清了清嗓子,说飞哥啊,你现在有时间吗,出来请你洗个澡呗?我说洗你大爷,有事赶紧说事!

蛇脚嘿嘿一笑,说飞哥,我这刚到了两个女大学生,龙城理工的!真的,我看了她们学生证!!艾玛,太漂亮了,身材也好,前凸后翘的,我寻思给您留着呢,您看要不过来整个双飞

蛇脚话还没说完,旁边王瑶便冲了过来,一把抓起手机便冷冷说道:"蛇脚,你是不是想死?"

蛇脚直接就愣了,之前他和小欣搞对象的时候,在东城是见过王瑶,也听过王瑶的声音。蛇脚直接第二次懵逼了,结结巴巴地说:"嫂,嫂子,我真不知道你在"

王瑶说少废话,自个扇两个嘴巴子再说。

电话立刻传来"啪啪"两声,也不知道蛇脚是真扇自己嘴巴了,还是拍了拍听筒而已,反正总算是把王瑶给糊弄过去了。

这时候,我才重新接起电话,义正言辞地说道:"蛇脚,你认识我这么久,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的心中只有王瑶一个,你休想拿那些庸脂俗粉来诱惑我!"

蛇脚连连说是,声称再也不敢了。

我才继续问蛇脚,说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蛇脚这才说道:"飞哥啊,是这样的,刚才晋源区的唐西楼来找我,说想联合我们迎泽区一起对付你的将军盟,还给我送来不少黄金珠宝和现金,还有那两个女大学生"

我一边听,一边冲猴子和黄杰使眼色,意思是瞧见没?蛇脚对我绝对忠心、绝对坦诚!直到听到最后一句,我才"啊?"了一声,说那俩大学生也是唐西楼送的?

蛇脚说是啊,水灵着呐,所以第一时间就给您老人家打了电话,虽然您老人家看不上,可也是我一片孝心啊

我说少给我扯犊子,我问你,唐西楼送的东西,你都收下了?蛇脚说当然收啊,人家都送上门了,不收白不收啊。我说然后呢,你准备怎么做?

蛇脚说那还用说?当然是假装和唐西楼打成一片,然后咱们里应外合地干掉他——飞哥,我私自做了决定,您不会怪我吧?您要是觉得不合适,我这就把东西退回去,正儿八经地向他宣战!

"毛!"

我激动地说:"你他妈干的实在太对了,老子没有白培养你啊!"

什么叫兄弟,什么叫默契,这家伙实在太给我涨脸了!我又得意洋洋地看向猴子和黄杰,二人都对我竖大拇指,表示心悦诚服。

蛇脚也挺高兴,说飞哥,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接下来要怎么做,尽管吩咐!

我说成,等我们商量商量,然后再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黄杰立刻主动送上五块钱,这是我俩刚刚约好的赌注。我把五块钱装起,神采那叫一个飞扬,真是一扫昨天的颓势。我们坐在一起,商量了接下来的计划,很晚很晚才去睡觉。

至于唐西楼送的那两个女大学生,我并没管,因为我知道她们肯定是自愿的。即便是重点大学的,为钱出卖自己身体的也不少,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我们场子里也有不少这种女生。

猴子和黄杰走了以后,我便抱着王瑶倒在床上,然后看着她笑。

王瑶说看把你乐的,早晨来的时候还愁眉苦脸,现在那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我说那是啊,这就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再说了,媳妇在我身边,我能不开心吗?

我想让王瑶多留几天,但是她不肯,说既然我们这边没事了,那她明天就得回去。

没办法,我也拦不住她,王瑶基本上没听过我的话。刚刚睡下,我的手机便来了一条短信,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是飞哥吗?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