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龙刃在月光下,显得越加的清冷,郑鸣的手指,轻轻的夹着诛龙刃的柄,显得有些随意。

而那将自己的意识笼罩在整个小院的木家三祖,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飞刀之术,在大晋王朝之中,修行的人并不是太少。其中甚至有人将飞刀之术,修炼到了一刀杀三人的地步。

但是,这飞刀之术,在宗师级别的人眼中,却是不登大雅之堂。

不但三品以上的武技之中,没有飞刀这一项,就是一些将飞刀修炼的出神入化的人,其本身在对待飞刀这门手段的时候,也是慢慢的舍弃。

因为,飞刀之术越是往后走,越是一条绝路,他们要想出人头地,只有更换门庭。

郑鸣手中的的诛龙刃卖相虽然不错,但是又如何能够放在木家三祖这位宗师级别强者的眼中。

甚至在他的眼中,郑鸣就是黔驴技穷,就是要以这一击,给他这种莽撞的行为来一个收场。

和木家三祖的成竹在胸相比,木金成这一刻的眼中,却带着一丝的失望。他本以为,郑鸣会冲入小院,来对自己动手,那样的话,三祖就有借口,将这个家伙打伤。

在场的木家众人之中,对郑鸣敌意最大的,就是木金成,他可以说恨不得郑鸣现在就死。

但是郑鸣身后的一品强者,注定木家不敢真的要郑鸣的性命,所以他的心中。就希望郑鸣此次能够有一个大的教训,这样的话,自己也出一口气。

飞刀,还真是会算计。扔出一刀,然后就算是将自己说出的大话给完成了。

就在木金成愤怒的用拳头砸了一下身边大树的时候,他的耳中响起了木家三祖的声音:“不要懊恼,这飞刀,还不知道会伤在谁身上。”

木金成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惊喜的光芒。他这一刻,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自己家三祖,已经有了收拾郑鸣的想法。

用自己的飞刀伤了自己,这还真是一个够可笑的事情啊。

谢凌风虽然站在远处,但是里面的情形。他依旧能够看的清清楚楚。他本以为,郑鸣对木金成的出手,不是那犹看黄片应用软件如仙飞天外的一剑,就是他师尊雄霸威霸无比的武技。

却没有想到,郑鸣竟然拿出了飞刀。

这是再逗人玩,还是什么意思。从他了解的关于郑鸣的消息之中,郑鸣是会用飞刀。

但是郑鸣的飞刀真的很一般。甚至这飞刀之术,也没有给郑鸣创下什么威名。

“知道事不可为,用这种法子来退却,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就不知道木家那老头,是不是会让他如此轻松的退下。”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一身铁血气息,让人不由心生畏惧。

而在这男子说话的时候。一个手持折扇的中年男子潇洒的道:“他这也是自作聪明。虽然木家绝对不会上了他的性命,但是木家也绝对不会容许他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去。”

“作为一个世家,木家不能给让自己的颜面丢尽。”

能够来此的人,都是大晋王朝各大家族中的强者,他们的议论,让谢凌风不断的点头。

谢凌风特别同意手持折扇男子的话语,这位三品家族洪家家主的弟弟,不但武技达到了四品,眼力更是超人一等。

从谢凌风的心中,他很希望这位木家的三祖出手能够狠一点,这样让郑鸣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受到的教训能够更厉害一些。

但是他更知道,这不可能,木家的三祖,一定会把握好这个度。

郑鸣催动了自己心头李寻欢的英雄牌,在没有催动李寻欢英雄牌的时候,郑鸣虽然无比的平静,虽然催动了道心种魔大法,但是他依旧找不到木家三祖的丝毫破绽。

他甚至能够算到,自己的飞刀只要发出,那木家三祖都能够轻松无比的接下。

但是,当他催动李寻欢英雄牌的刹那,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从自己指尖的诛龙刃上传了过来。

这种感觉,跃跃欲试,是人刀如一,是强大的自信,是一种古怪,却充满了欢悦的感觉。

那冰冷的诛龙刃,在这一刻,更好似活过来了一般。

站在大树上的木家三祖,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虽然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他却有一种冰寒从心头升起。

多少年了,自从跨过了三品的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宗师级高手之后,他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遇到过这种感觉。

如果这种感觉的来源,是一个一品高手,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意外。甚至这种感觉的来源,是一个和自己同等的宗师,他也能够接受。

可是,这种来源,竟然是一个被自己当成了玩笑来对待的少年。他有一种这不可能的感觉,但是偏偏,这种感觉,就来源于少年的身上。

不,应该说是少年手中的刀!

飞刀,最多也就是八九品宝刃的飞刀,在他的眼中,应该是不屑一顾的飞刀。

可是,现在这种他从来都不放在眼中的飞刀,竟然给了他这种只有死亡才能够带来的威胁,这让他意外无比。同时他的心中,也变的更加的谨慎。

他本来只是淡青色的手掌,这一刻变成了枯黄色。所有知道木家功法的人,都知道这种变化,实际上已经将功力提升了一倍以上。

而那作为木家族长的高大老者,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同样感到了从飞刀上流露出来的杀机。

虽然这种杀机不是针对他,但是他同样感到了威胁。

眨眼间,所有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那诛龙刃上,自信满满的木金成,这一刻就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

他虽然对于木家的三祖充满了信心,可是郑鸣突然的变化,摧毁了他所有的自信。

也就在他颤抖的朝着木家三祖靠过去的时候,郑鸣手中的飞刀,陡然挥出。

这飞刀,快如惊虹,朝着木金成直射了过去,而就在飞刀挥出的刹那,木家三祖的身躯,朝着那飞刀直接迎了过去。

飞刀如电,但是木家三祖的速度更快,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木家三祖并没有用手去接飞刀,更没有去阻拦飞刀,而是挥出了自己的手臂迎向飞刀。

只要飞刀刺入木家三祖的手臂,那飞刀就算是变幻万千,最终也翻不起任何大的波浪。

木家的功法,可是有刀入不伤只说。

飞刀在和木家三祖的手臂接触的刹那,不少木家的子弟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特别是木金成,他的神色中,更是生出了巨大的轻松。

这一次,还真是被这小子的飞刀给吓住了,不过三祖接下了这飞刀,等一下倒霉的,就该是郑鸣了。

让自己的飞刀给伤了,这绝对是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之一。就在一丝笑容出现在木金成脸上的刹那,他的心底陡然传来了一股寒气。

这寒气,让他心惊不已,可是他根本就来不及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黑,然后整个人,就直接倒在伦敦地上。

死了,木金成死了,一柄飞刀,从他的太阳穴位置插入,一刀毙命!

木家三祖犹如狂风一般的来到木金成的身旁,他那发青的脸,此时已经变成了铁青,一双眼眸,在这一刻,更是充斥着狂暴的杀机。

作为一个宗师级别的存在,他在大晋王朝,也是金字塔最顶端的一些人,他的颜面很重要。

可是这一次,在他充满了自信的保护下,自己家族的晚辈,被人一飞刀诛杀,这就等于一个重重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不知道有多少年,他没有这样的丢过脸,现在,这种丢脸的事情,却再次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你……你该死!”木家三祖手指着郑鸣,厉声的喝到。

木家三祖的声音,让那些本来都沉寂在真经中的人,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他们大都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郑鸣,一个三品宗师的出手,竟然没有阻拦住郑鸣。

那飞刀,应该已经被阻拦下来的飞刀,竟然诡异无比的被阻拦住,这怎么可能?

可是,在所有人的眼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木金成,刚刚还好好的活着的木金成,现在已经躺在了地上。

死了一个木金成,虽然让木家少了一个嫡系的子弟,但是却不会给木家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是木家三祖的名声,却被重重的踩在脚下。

以后,整个京城会如何看木家,更是让木家的众人心底发寒。

谢凌风此时,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在发汗,这是冷汗,这是因为那一刀而生出的恐惧的冷汗。

木家三祖没有接下的一刀,自己能够接得下吗?应该能,虽然自己没有木家三祖护法,但是木金成那个笨蛋,又怎么能够比得上自己。

更何况,自己已经达到了第四品,真气汇聚,在体外凝结成罡,就算是宝刃也难以伤害自己。

这种想法,让谢凌风找回了一丝的自信的,但是那出神入化的一刀,却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

为什么,这明明已经要没入木家三祖手臂的飞刀,会在最不可能出现意外的时候转动,然后刺入了木金成的脖颈。

从小院之中飞身而起的木家三祖,就好似一只盘旋的苍鹰,朝着郑鸣直冲而来。

森森的杀机,瞬间笼罩了十丈的空间,而郑鸣的手中,这一刻再次多了一柄诛龙刃。(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未分类